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 xvideo,新手必看

朦朦胧胧中,高仇虎只感觉有个白色的影子朝自己靠近。

  他想睁开眼睛,但不管他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

  而那道白色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虽然高仇虎的眼睛不能睁开,但他却看清楚了那道白影,原来是一只雪白的狐狸。

  狐狸全身都是雪白一片,没有一根杂毛,蹲坐在高仇虎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他。

  没错,那只狐狸是在笑,高仇虎绝对没有看错,狐狸的表情和人类简直没有一丝的区别。

  “高仇虎,你我曾有一段善缘,如今见你落难于此,我是特意来帮助你的。

  ”悦耳的声音从狐狸的嘴中飘出,这让高仇虎更加惊讶。

  狐狸居然会说话,也只有传说中的狐仙有这等本事,难道自己面前就是一个修炼有成的狐仙?不对呀,据说狐狸修成仙身之后便可脱离兽型,化为人态,如果眼前的狐狸已经修成了仙身,那应该变成人才对呀。

  “不必惊讶,你眼前的小狐狸乃是我的孙女,她还不能化成人形,只是帮我传话而已。

  ”仿佛是看穿了高仇虎的想法,小狐狸又继续说道。

  “高仇虎,你我有善缘,今日我便赠你一枚灵丹,可脱你今日之苦,待你身体恢复,便下山去吧。

  ”这时高仇虎才看到小狐狸身前放着一个盒子,而小狐狸见他看到了盒子,便用它的前爪将盒子打开,盒子中顿时便放出绿色的光芒。

  光芒散去,盒子里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静静的躺在那里。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高仇虎将丹丸拿起来,想也不想就塞到了嘴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他才不担心那是不是毒药。

  现在的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一死。

  丹丸进了高仇虎的嘴中顿时就化作一道清气钻入他的喉咙,清气入体,高仇虎顿时就感觉身体里面暖烘烘的,本来疼痛不已的身体也不在疼痛了,说不出来的舒服。

  “此丹药乃是我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淬炼而成,我早就预知你有今日之难,所以才会练这枚丹药。

  此丹药不仅能修复你的身体且有强身壮阳之功,望你日后谨慎做人,莫要惹些祸事上身,切记切记。

  ”“哦?还有壮阳的效果。

  ”听到狐仙的话高仇虎不由得喜上心头,他的家伙本来就大,再有壮阳的(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功效那他岂不是能更让女人欲仙欲死。

  想到这里高仇虎不由得笑出了声,睁开眼睛一看,天都已经亮了。

  看着眼前空无一片高仇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原来那是他昨晚做的梦,还以为真有狐仙给他送丹药呢。

  不过很快高仇虎便是惊奇不已,因为他身上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从地上跳起高仇虎活动了一下手脚,完全跟健康人一样,而且比原来也灵活了许多。

  高仇虎甚至相信,要是再遇到冯大壮他们几个,他肯定会直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高仇虎胡上又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狐仙?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夜之间全好了不说,并且身体比以前还强壮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狐仙了。

  “多谢狐仙相救,若是日后狐仙有事需要我高仇虎办,我高仇虎一定全力以赴。

  ”朝各个方向都拜了一拜,高仇虎便起身下山。

  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他绝对不能让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而且冯大壮他们昨晚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想到此处高仇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急急忙忙回了村子。

  一进了村子他就直奔春杏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春杏已经去了冯大壮的家,那他就去县城,就算是抢也得把春杏给抢回来。

  一进了春杏家,高仇虎就看到吴继成和胡大贵坐在院子里,两人都叼着烟卷,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而两人一见高仇虎,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昨天高仇虎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俩是见到的,没想到只是一天工夫高仇虎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吴继成家里。

  而且看高仇虎的样子不仅没事,身体好像还强壮了不少。

  刚刚两人还在担心高仇虎会不会死在山上,正商量着要不要上山看看,没想到高仇虎自己却跑了回来。

  “那个……虎子,你没事?”有些狐疑的看着高仇虎,吴继成实在是不敢相信,高仇虎就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我没事,春杏呢?”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吴继成,高仇虎直接就问春杏。

  听到高仇虎问春杏,吴继成不由得叹了口气。

  春杏从昨天回家就一直大吵大闹,就跟疯了一样,刚刚睡下没多长时间。

  现在吴继成是有些后悔,不应该逼着春杏嫁人,要是真把春杏给逼疯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呀。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

  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

  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虎子哥,你别走……”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

  ”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

  ”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

  ”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

  ”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

  ”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

  ”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

  ”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

  ”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

  ”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

  ”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高仇虎见春杏来了,就信誓旦旦说道:“叔,现在事情已经明白了,你给说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吴继成的鼻子喷着气,他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嘴唇直打哆嗦,说道:“我懒得管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这让我咋跟冯大壮交代呢?”这会儿春杏妈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锅铲,她在厨房里什么都听见了,对于春杏和高仇虎的事,她还是心里默许的,看见吴继成气愤不已,就劝说道:“孩子爹,现在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俩孩子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住嘴,你知道个啥?我能答应,那冯大壮能答应不?”吴继成急的来回走来走去的,看看春杏又看看高仇虎,气哼哼的接着说道:“那冯大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人家可是县城里的老板,手里有人,而且还给了钱了,你以为这是买卖东西,可以随便退的?”春杏经过了这次变故,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离开高仇虎了,她上前很坚决的说道:“爹,俺看你不是怕冯大壮,你就是想钱,你把俺当什么了?我这辈子就非虎子哥不嫁了,你看着办。

  ”吴继成看着春杏这么坚决,又加上这两天她又哭又闹的,看样子她对高仇虎是死心塌地了,他不免心软下来,就说道:“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只要虎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成全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不准你们俩见面了。

  ”高仇虎听后也是涌起一股雄心壮志,为了能够和春杏在一起,他豪情盖天的拍着胸脯说道:“俺就答应,这段时间去赚钱,你说话可是要算数。

  ”“你先赚到钱再说吧,春杏你先回去。

  ”吴继成说着就拉着春杏往屋里走,春杏回头满怀期望的看着高仇虎,知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这样办了。

  高仇虎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的赚钱,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回去锁了门,就往县城里去,他一路上想过了,现在吴继成算是勉强松了口,但是他依然想着钱呢,高仇虎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男人,没钱没实力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呢,所以这事也怨不得吴继成,毕竟他也算是为春杏着想。

  

在一处早餐店里,我细嚼慢咽着依然烫嘴的小笼包,一边紧了紧怀里的十万块钱,一边在回想这整件事中的种种历程。

   从一开始知道被骗,到最后忍辱负重,又几经辛苦用尽手段,才终于将这十万块钱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经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办法去补救。

  要不是找到了赵飞和罗筱,只怕我现在要么被迫签字,要么就已经跟徐浩和梅香撕破了脸皮,不管是哪一种,房子都不会是我的,怀里的这些钱也不会是我的。

   我一边在检讨得失,一边又不禁生出些许庆幸,以及报复后的愉悦感。

   最后的最后,这钱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还要分成两万块给赵飞他们,我依然还剩下八万。

  十五六万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钱,教训虽然惨痛,却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的手脚也做得干净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这钱被我掉包,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更别说回到村子里去。

   给她的那些钱,除了第一张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给死人花的冥币,是罗筱和赵飞之前就已经帮我准备下的,一是怕黄彪他们事后可能翻脸,二就是为了应付梅香。

   梅香最后还是选择了背叛我,虽然一个女孩子带着一千多块钱去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只怕凶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承担,我给过她机会,她自己不自爱又能怪得了谁。

   “一千块钱就当我买了你的处女膜吧。

  ”我不无恶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动着一阵阵莫名的快意。

   老实人不能总是受欺负,真的逼急了,也是会跳起来咬人的。

   对面银行的门已经开了,我吃下最后的两个小笼包,又把豆浆给喝了,结了账后便带着十万块钱迈步走入银行。

   银行的柜员也才刚刚开始上班没多久,这是一家支行,规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过程)门口有保安站着,让我更多了几分安全感。

   因为来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办什么业务。

  ”窗口坐着一个打扮的极为精致美丽的女子,她穿着银行职员的职业套装,银行规格高,红黑相配的套装倒有点像是空姐的衣服,让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过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极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着情意绵绵的秋波。

  她皮肤白皙,肤如凝脂,一张小嘴画着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虽然是坐着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纤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着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应该也是极好的。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来,还真的就是一个村姑。

   我心里不自觉的做着比较,却也总是有种异样的错觉,眼前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偏偏她这般俏丽精致的都市白领范丽人,我以前应该没有接触过才对。

   “这位先生,你到底要办什么业务”见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哦,我要存钱,你帮我重新开两张卡啊不,三张,你帮我开三张吧。

  ” 女人职业化的笑笑,但低下头时,还是让我听到了她声音不大的抱怨:“钱没多少,卡倒是开的不少,真当自己是谁啊。

  ” 我的脸微微一红,好在我人长得黑,皮肤也粗糙,倒是没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开一张也行,就帮我开一张吧。

  ” 开三张本来是准备直接给赵飞和罗筱一人一张银行卡,但我后来想了想,这些银行卡都要实名开具的,我随随便便把我的银行卡给他们,好像也不太好,为免了以后麻烦,干脆还是给他们现金好了。

   但我这想法这银行里的女人却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烦了些,语气都变得有些冲:“到底是三张还是一张,你想清楚了没有” 我老实道:“想清楚了,就一张。

  ”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 “存存八万吧。

  ” “多少” 女人惊呼了一声,随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忙收了声。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着的脸上倒是挤出了一丝笑:“看不出还挺有钱的,现在的农民还真是厉害。

  ” 她似乎是在自说自话,我装傻听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觉得她笑起来挺好看的,或许她是被我有这么多钱给震住了,钱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钱腰杆子就挺的起来。

   女人开始熟练的帮我办卡,看着她清新动人的模样,我的心倒是有些痒痒起来。

   以前电视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钱了,女人自己就靠上来了。

  会不会我现在有钱了,这个银行里的女人,也会看上我 看着她的樱桃小嘴和那银行柜员制服下饱满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燥热,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骡子,这会竟又不知死活的开始蠢蠢欲动。

   点钞机哗哗的点着钱,很快,清点完毕,她又让我连续输入几次密码后,便把办完的卡给我递了过来:“一共八万块钱,你拿好了,以后取钱可以去银行外面的取钞机上取。

  ” “我知道的。

  ”我伸手过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胆的趁机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吓得忙缩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时胡乱发火,瞪了我一眼,带着火气道:“你的卡已经办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 生气都这么好看,果然是镇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或许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当真有钱就变坏,现在的我,似乎的确变得大胆了很多。

   虽然心中有念想,但我这会还有其他事,自然不会真的精虫上脑去做出什么蠢事来。

   很快我便离开了银行,带着两万块现金和新办的银行卡去找赵飞和罗筱,只是这会的我却并没有察觉,那柜台后的美丽女人,在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时,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后,我敲响了赵飞家的门。

   门开,但出现在门前的不是赵飞,而是罗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红色的睡衣,睡衣单薄的都几乎半透明了,透过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罗筱里面穿着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我目光痴痴的望着她美好的身体,一时间竟是忘了掩饰。

   “哎呀,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罗筱脸红红的忙用手挡住前胸,作势就要往里面走。

   “骡子来了啊。

  ”赵飞从身后将罗筱半抱在怀里,见罗筱挣扎着要去换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没露点。

  骡子是自家兄弟,就这么穿吧,没事。

  ” 说着,一边把我让进屋,一边拉着罗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罗筱将一个抱枕拿来抱在怀里,这才感觉好些。

   一旁的赵飞搓着手,满脸是笑的看了眼罗筱,揶揄道:“我就说吧,骡子最讲信用,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 罗筱同样心情很好,妩媚一笑,如同花般灿烂:“昨晚又是谁整晚都睡不着觉来着,现在还怪我喽” 此刻穿着居家睡衣的罗筱,却不知道自己这会有多么迷人,她慵懒的风情和妩媚的眼神,都让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动。

  但有赵飞在旁,作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心里更是暗暗告诫自己,赵飞他们这么信得过我,我要是还对罗筱有不轨之心,岂不是当真猪狗不如了 正当我正襟危坐时,赵飞却突然开起玩笑来。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个男的都会睡不着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觉抱着你玩。

  你说是吧,骡子” 赵飞这突然而然的暧昧玩笑,说的我一愣,旁边的罗筱则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娇嗔着怪他乱说话。

  偶尔飘过来看我的目光,却是妩媚娇俏的让我忍不住心头发紧,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骡子还害羞了。

  骡子你不都尝过女人味道了吗,怎么还那么老实,你倒说说,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样,昨天我撕她衣服时,别说另外那两个哥们,便是我看着都有些眼馋。

  ”

吃过饭出来,苏雪便要求回酒店,原本以为王俊会诸多阻拦,却没有想到王俊直接跟司机说了句送苏小姐回酒店,车子便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口。

  “王总,今天谢谢你,那我就先回去。

  ”王俊点了点头,看着苏雪朝着酒店门口走去。

  感觉到身后王俊的目光,苏雪一直有一种神经紧绷着的感觉,直到她彻底离开了王俊的视线,神色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可就在苏雪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突然从酒店的一侧横穿过来一个身影挡在了苏雪的面前。

  “贱人!”还没有等苏雪反应过来呢,一个耳光便直接落在了苏雪的脸颊上,那剧烈的疼痛刺激着苏雪,让苏雪不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你?”苏雪捂着脸朝着那个女人看了过去,终于在错愕中认出了那个女人。

  可不就是在飞机上跟王俊一起钻进卫生间坐着那种事情的女人吗,而这个女人的身份却是赵小波的女朋友。

  周晓娜原本以为苏雪只是普通的狐狸精,跟之前她偷偷解决过的那些女人一样,虽然有过一面之缘,可因为她向来高傲,看不起没钱没势的人,所以也没有记住苏雪。

  此刻听到苏雪这么说,周晓娜不得不认真的审视着苏雪,这一看,还真有点熟悉,然后便想到了飞机上的一面之缘,脸色顿时就变了。

  “女士,请问我哪里得罪您了吗,您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苏雪不卑不吭,虽然没有气势很足,但那种明明柔弱,眼神中却透着倔强的样子,让周围的人不由得便有了好感。

  周晓娜很讨厌这种自命清高的样子,冲着苏雪大骂:“闭嘴,你这个贱人,之前企图勾引我男朋友没有得逞,现在却想要勾引王总,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呸!说完,还很恶心的朝着苏雪吐了一口。

  只不过,这一口没有吐到苏雪的身上,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出现,将苏雪抱着躲了过去,周晓娜的口水便吐到了杨洋的背上。

  “女士,这里是公共场合,就算是你没有素质,请也体会体会大家的感受。

  ”在苏雪错愕的目光中,杨洋气势很足的朝着周晓娜质问着。

  周晓娜的脸色变了,她别看很凶,其实也只是绣花枕头,对付柔柔弱弱的苏雪还好,可对上身高组足有一米八几的杨洋,就显得有点紧张了。

  “你又是谁?这是我跟这个狐狸精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

  ”杨洋高大帅气,身上又有着一股难以隐藏的书卷气,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男神一般的存在,周晓娜精致的妆容都变得扭曲起来,眼底闪过极度的不甘,凭什么所有人都围着苏雪转?一个小三罢了。

  “她是我女朋友,这位女士,请你说话注意点,要不然,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替我女朋友出气。

  ”“杨洋?”在听到杨洋好不犹豫的说出自己是他女朋友的时候,苏雪的眼睛就红了,顿时,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弥漫了出来,感觉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没事,一切有我呢!”杨洋将苏雪紧紧的搂在怀里,抚摸着苏雪那柔顺的秀发,眼底是浓的怎么都化不开的宠溺。

  “她是你女朋友?哈哈,小子,听我一句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她吧,你没有感觉自己的脑门早就绿了吗?”女人夸张的笑了起来,放肆的声音如同尖锐的利刃将她的心割成碎片,疼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你胡说什么,苏雪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杨洋的脸色变了,他之前站在酒店外面将一切都看到了,他看到苏雪低着头不敢对上王俊的目光,也看到了王俊那带着占有欲的眼神,可当苏雪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哈哈,是不是你自己看!”说话间,周晓娜便将自己的手机打开,几张照片便出现在了杨洋的面前,上面有王俊跟苏雪吃饭的画面,还有王俊跟苏雪走在一起,帮苏雪拉椅子的画面,可能因为角度的问题吧,看起来的确很暧昧。

  “杨洋,你听我解释……”苏雪变得紧张起来,就好像偷情的妻子被丈夫发现了似的。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你!”这一刻,杨洋反而释然了,他了解苏雪,苏雪单纯天真,这些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对上杨洋那信任的目光,苏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红着脸点了点头便乖乖的站在了杨洋的身后。

  周晓娜的脸色变了,她没有想到杨洋居然会这么冷静,男人不都是很多疑吗?“说完了吗?说完了就马上滚,这里不欢迎你!”对上杨洋冰冷的目光,周晓娜突然紧张起来了,他能够感觉到杨洋的温柔,可这种温柔都是针对苏雪的,强烈的妒忌让周晓娜的脸都变得扭曲起来了。

  “贱人,你给我等着,奉劝你一句,离王俊远一点,不然我不会让你好看!”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没有热闹看,围观的人也渐渐的散开了。

  “苏雪,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还有,你的手机为什么不开机,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

  ”杨洋迫不及待的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为了查到苏雪的动静,他找人给陈辉打电话,得知了陈辉的行踪,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连夜赶来,果然见到了苏雪。

  “抱歉,让你担心了,不过我去什么地方是我的自由,应该没有必要跟你报备吧!”苏雪推开了杨洋,刚才杨洋不提醒,苏雪差点就忘了,此刻被杨洋提起,苏雪自(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然就想到了杨洋带着刘芸离开的场景,以及杨洋的母亲说的那些话。

  “苏雪,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你不开心了?”杨洋变得紧张起来,下意识的就问道。

  “你做的很好,只不过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杨洋,以后,你过你的阔少爷生活,我们不必联系了。

  ”说完,便推开了杨洋,转身就钻进了电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129.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5099.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141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284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218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636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291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