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黑 絲 正 妹,新手必看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杨小雪竟然真的答应了,李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急忙笑眯眯地将她迎进了小诊所。

  “李耐,把门和窗都关好。

  ”刚一进屋,杨小雪就羞红着小脸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检查身体被别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带,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嗯……”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小雪,你的脾胃有点不好,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啊……”“肝火也比较旺盛,少吃辛辣油腻,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翻来覆去地按摩着那柔软的小脚。

  在李耐一双大手的搓揉下,杨小雪俏脸绯红,舒服地紧闭双眸,娇躯紧绷,时不时就会从鼻腔中哼出一两声惹人遐想的呻吟。

  在这种诱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那处有了抬头的趋势。

  “小雪,把衣服脱了吧,可以全身检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热的轻声说道。

  杨小雪此时已经尝到了甜头,听到李耐的话也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开始脱衣。

  上衣,裤子……在昏黄的灯光下,杨小雪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落,最终只剩下了最贴身的胸衣和内裤。

  杨小雪的皮肤极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着动人的光泽。

  因为害羞的缘故,她双手环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丰满,长腿微微夹紧,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处若隐若现。

  这具几近完美的娇躯李耐幻想了许多年,今天终于得见。

  “躺好,我帮你检查身体。

  ”李耐的声音有些颤抖,杨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脑子一片空白,李耐说了,她便照做。

  娇躯火热,李耐的心头更热,他的一双大手开始在杨小雪娇躯上游走起来,从小腿开始逐渐往上,紧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杨小雪年纪(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不大,胸部却发育的异常成熟,手掌缓缓覆盖,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还是感觉到了极度的柔软和弹性。

  杨小雪呻吟一声,娇躯忽然绷紧,两条大长腿也紧紧夹在了一起,她只感觉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袭来,腿根处也洇透了起来。

  反正也到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间张开双掌,直接将那完全覆盖,然后开始轻轻摸索了起来。

  杨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脸酡红,随着李耐的动作,发出了一声又一声令人心颤的美妙呻吟,小腹处也越来越热,越来越泥泞。

  “小雪,舒服吗?”李耐问着,一只手开始去扒杨小雪的胸衣带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向她下面爬去。

  “不要……”似乎察觉到了李耐的意图,杨小雪忽然间用腿夹住了李耐的手,睁眼看着他,美眸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轻松,这是在帮你检查身体,你没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这样嘛?”李耐急忙轻声安抚道。

  “唔,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占我便宜……”杨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离了起来,如同梦呓般喘息着说了一声后,夹紧的双腿缓缓松了开来。

  没有了束缚,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了那块鼓鼓的三角区域,然后轻轻一划。

  杨小雪高亢的叫了一声,娇躯弓了起来,甚至在微微颤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飞上云巅一般!划过那浅浅的神秘沟壑时,李耐感觉到指尖一阵火热,同时有了微微的潮意。

  着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有淡淡的腥臊味道,更多的,则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处子幽香。

  这股味道将李耐内心的火种彻底点燃,他将手掌竖起,然后开始在那里轻轻摩擦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小雪的肩带拽下。

  一挣脱束缚蹦了出来,微微颤抖着,李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指夹住一点,然后轻轻捻着。

  “李耐,不要这样……”触电般的感觉让杨小雪身体簌簌颤抖着,混乱的意识竟然出现了片刻清醒,挣扎着想要推开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上下两处命门,只是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和力度而已,杨小雪便全身绵软,泄去了全部力气。

  上下其动,杨小雪这种未经人事的处女又怎么受得了?李耐沉重的呼吸声,杨小雪接连不断的哼唧声、呻吟声响成了一片,连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李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小雪那里已经洇透,一片泥泞。

  “小雪,你这里是不是经常会肿痛?”喘着粗气,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杨小雪的柔软。

  杨小雪早已迷失,轻轻点头。

  “这是病,得经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帮你。

  ”李耐声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开了杨小雪的双腿,然后向前挤了挤,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杨小雪。

  火热又柔软,触电般的快感让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那一层布料凹陷了进去,竟然挺进去了些许。

  “嘶——”李耐倒抽一口冷气,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冲动,还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杨小雪早已经在快感中迷失,玉颈高仰,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李耐的腰身还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李耐喘息着问道,杨小雪红润的小嘴微张,轻轻点头。

  “脱了吧,我给你做和桂芳嫂一样的检查,好不好?”“嗯……”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杨小雪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李耐心中一喜,动作利落,直接将那已经浸透的最后一层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热地低头看去。

  

一个女人如果小穴太紧,而男人那个东东又太大的话,女人一定会痛叫出声的: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这是许多做爱过程中都有可能发生的情况,而男人听到这样的叫声会停下来吗?不会,他们会更加地亢奋,更加的卖力,这叫声简直就成了催情曲,让他们无法自拔,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木头啊,分开快一年了,这里风景依旧,什么都依旧,连煎熬的心也不除外,关于你,我是逃不开,避不了的.耳边总是会有你的消息,哪怕我躲在角落,哪怕我已泪流满面,那些声音还是像个怪兽一样把我紧紧抓着啃噬,把心啃空了也不松手。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今天这边的天气很好,也是周六。

  周六的工作很闲,加上明天休息,加上今天也要发工资,是个好日子,我想跟你分享。

  但我更明白,好聚好散才不负相爱一场,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所以不能将这些说给你听,但还是压抑不住那些如洪水猛兽的思念。

   听说你过得很好,其实也不只是听说,也眼见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终于不是两个人都在那么煎熬了。

  你幸福就好,希望她比我对你更好,希望(幼儿益智故事)她带给你没有那么多纠结,希望她没有带给你一丁点痛苦,不然我听说你过得不好,在我这抑郁的日子里更是雪上加霜了。

  希望你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如当初那么纯净。

  思绪很乱,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表达想念么?那也有点尴尬,毕竟时过境迁。

  表达祝福么?也有点不对,好像关于你的世界,我站在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是我站的位置。

  又似乎犯了抢取掠夺般的罪恶,思念就是刑法。

  我总是忍不住。

  在黄叶飘零的季节想起花开的样子。

  我总是忍不住,在街头独坐的时候,想起你在我生命里走过的样子。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黑糖话梅糖的味道和白巧克力的味道交错着,如果把两种一起嚼着吃,吃着吃着一定掉下泪来,真的是好吃到哭啊。

  我如果守在这里,是忘不了你的,一直在想寻个解脱,也许逃离了这里,应该会好过些吧,至少关于你的家什物件没有关于你的影子,至少不会诱惑我去想你。

   时光真的好残忍,带走了你,却忘了带走我,我在原地打着转转,画地为牢,快乐进不来,痛苦出不去。

  钗之韵去其世俗,没有牡丹的妖娆,菊花的暮秋,梅花的独艳,只有初春的一抹浅绿,淡淡着她的生机和温情。

  黑黑的学生头柔韧顺直,他的心莫名地不按常规地乱跳几下,这种感觉让他怎么能放弃共处的机会。

  他们走进聚餐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来的同时是敬谨。

  “各位请便,我只是想和你们吃顿便饭,别忘了宣传医药公司。

  ”“谢谢邹总。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邹总,我能坐这儿吗?”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靠过来。

  “对不起,我们四人想叙叙旧。

  ” “那……改日一定给我机会哟。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这一幕使晶晶浸入梦幻的美感顿时清醒几分,自己怎么这样自不量力,也不拿镜子照照,潜藏的自卑让晶晶羞愧有无地自容之感。

  她示意了一下幼熙走进洗手间,用凉水冲洗脸对镜自照,除了年青光泽的一张脸外一无所有,出身农村之家的她甚至没有一件体面的衣服和好一点的化妆品,怎么有资格胡思乱想。

  她用水把凌乱的头发清理顺走出,一股风从走廊穿过,把刚理顺的头发又吹乱。

  今天异常的闷热,索性站在这儿吹吹迂回过来的风。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受不了了!不管如何,两人最终是满意收场,男人尽兴,女人享受,所以,有经验的男人都不会听女人的痛叫声,反而会斗志昂扬,乘风破浪,最后以胜利结束!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356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7069.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342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300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4422.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2432.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46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