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插 媽媽,新手必看

甄总监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张三慎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甄虹颜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张三慎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张三慎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张三慎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

  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甄总监,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是总监请客,作为主人的甄虹颜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张,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一个个都是大人物,张三慎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张三慎替酒。

  甄虹颜回头叫张三慎,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张三慎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张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甄虹颜是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张三慎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公司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

  张三慎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甄总监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大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甄总监,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主管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甄虹颜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张,来,你替我喝了吧。

  ”甄虹颜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

  “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甄总监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另外两个领导也齐声称是,甄虹颜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脸的喝了下去,张三慎赶紧喝了另一杯。

  看着领导们继续斗牌,张三慎一边倒酒服务,一边眼瞅着三个大男人合起伙来做手脚,总是甄虹颜输。

  一开始他抱着解恨的心理觉得喝死这个狠毒的女人算了,可是没过多久,看着郑老板连连中计,说话都不利落了,他居然心疼起来,转眼看到桌子上有矿泉水,灵机一动,假装喝水,就暗暗把一只酒杯在桌子下面倒上了矿泉水,当甄虹颜又输了两杯的时候,他赶紧端起一杯酒却握在手心,却把早就准备好的那杯水递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替她喝了一杯酒。

  甄虹颜又是皱着眉头把酒倒进了嘴里,谁知马上就发觉这杯酒有猫腻,居然一点都不辣,她略显诧异的看了张三慎一眼,却看到他冲她挤了几眼,就恍然大悟了。

  那几个男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能发现张三慎一个小人物敢在他们跟前做手脚啊?就继续斗着,不一会儿工夫,三瓶五粮液都喝完了,几个人就摇摇晃晃的说散伙了。

  在酒店门口送走了几位领导,甄虹颜也舌头发硬的笑嘻嘻说道:“小张,我的车送郝主管去了,咱们俩打车吧?”张三慎在郭晓鹏那里就喝了一阵子了,又替甄虹颜喝了好几杯,也是七八分醉意,正在兴奋头上,自然乐意当护花使者的,豪爽的叫了一辆车扶着甄虹颜上了车,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神经,居然没有去副驾驶,而是坐在了郑老板的身边。

  甄虹颜迷离着眼睛说道:“去云都宾馆。

  ”可能是因为决定离开带来了胆量,张三慎直愣愣问道:“甄总监,为什么不回家?”“明天开会,我还要看看讲话稿,今晚加班吧。

  ”甄虹颜说道。

  不一会儿,车就到了云都宾馆,这里也是云都第一个四星级宾馆了,张三慎先下了车,扶着甄虹颜也下了车,到了人多的地方,甄总监的酒意好似消退了,她双脚稳稳的落了地,又稳稳当当的走进了大堂。

  “总监,要不要我去登记开房间?”张三慎问道。

  甄虹颜没有理他,只是摆摆手在前面大步走着。

  张三慎毕竟是做惯了狗腿子,拎着主任的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走进了电梯。

  甄虹颜按下了五楼的按钮,停了之后,她又率先走出电梯,跟回家一样轻车熟路的走近了507房间,转身接过张三慎背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房卡打开房门就走进去了。

  张三慎看着屋里发出的柔柔的、昏暗的灯光,站在门口犹豫起来,要知道虽然对方是领导,毕竟她是个女人,而且……最要命的还是一个被他胆大包天的睡过的女人啊!“开房间”现如今已经成了男女关系不正当的一种代名词了,而他仅仅有过一夜就已经被“迫害”的即将跑路了,再跟她进去岂不是连皮都要被扒下来了?看这个女人居然跟大领导那么熟络,收拾起他来还不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算了!这样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样,还是敬而远之的好!虽然带着熏熏的酒意,张三慎的头脑依旧是清醒的,他权衡之后就站在门口说道:“甄总监,您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谁知道在他转身要替她拉上门走的时候,屋里却传出来“扑通”一声,他吓了一跳赶紧一边叫着:“甄总监您怎么了?”一边冲进门去,酒店的门原本就是特别设计的走门扇,自然在他身后无声无息的锁上了。

  门里面,女人居然软软的躺倒在地毯上,眼镜也掉了,衣服也散了,看上去醉态可掬,十分诱人。

  张三慎胯间一紧,赶紧冲过去想要拉起她,谁知她却软成一滩泥一般拉不起来,他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

  就在他把胳膊穿过她的腋窝把她拉进怀里想抱起来的时候,这女人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环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睁开眼,星眸半斜,媚眼如丝的冲着他软绵绵叫了声:“三弟弟……”张三慎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经都被这女人这一声“三弟弟”叫的生生过了一遍电。

  那女人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傻丫头般“嘻嘻嘻”笑了起来。

  “妈的,你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张三慎被她撩拨的血脉贲张,哪里还有理智去顾及日后的后果,在心里这么骂了这女人无数次了,此刻冲口骂出了声,心里的那份痛快淋漓真是难以言表。

  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心里一宽,弯腰把她抱起来就扔到了床上,连上衣都来不及脱,拽下裤子急吼吼说道:“你不是喜欢这个吗?老子今天就让你喜欢个够,让你看看老子的本事!”甄虹颜自从那天晚上被张三慎收拾舒服了之后,这两天总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对这个男人也是爱恨难辨,今天突然间在酒店看到他,潜意识里就有了酒后重温旧梦的打算,这才冒失的把他叫住领进了房间。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要爆炸,那种酸胀中带着些微疼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她放松的躺倒在床上,接受着他暴风雨般的袭击,跟那天的猝不及防,不同的是,她今天可以很清醒的细细品尝这种滋味了。

  “哎呀,三弟弟,你轻一点吧,姐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张三慎此时此刻正痛快淋漓的进行着他的复仇,女人越是求饶越能激发他狂热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拍打的“啪啪”直响,大笑着说道:“哈哈哈!知道怕了?我的大总监?疼?这才刚开始呢,你等着慢慢儿享受吧!”说完,张三慎把脑袋往后一顶,一抹粉红终于从她被他高举过头的双脚上橡皮筋一般“砰”的弹了出去,远远的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身子又重重的往她身上一压,就再一次恶狠狠开始了他的复仇。

  女人一开始疼的吱哇乱叫,后来却越来越觉得那疼痛被酥.麻代替了,终于,她盼望中的那种轰然粉碎般的快乐到来了!谁知这个不要命了的臭小子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顾她需要时间来享受这种快乐,只顾一个劲的猛冲,更加奇异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这一波还没有消退的情况下,更大的一波快乐又接踵而至了,然后是第三波……在这种陌生的快乐刺激下,她野猫一般“嗷嗷”叫着,一阵阵抽搐着身子,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声,双眼翻白,一下子晕过去了!张三慎如愿以偿的把大老板整晕了,他自己舒服之后,也不去管女人的死活,满身是汗的躺在她的身边闭上眼养神,谁知他也是半醉不醒的,刚刚又出了大力,居然闭上眼一下子就睡着了。

  甄虹颜晕迷过去一阵子,慢慢的醒过来了,醒来之后,她闭着眼睛一点点的领略着这种感觉,渐渐的,她的脸上就有了泪。

  她在可怜自己!说起来三十多岁的人了,结婚也有十年了,可是居然可怜的以为男女之事就是一种为了延续后代的形式!如果不是这个小伙子阴差阳错的占有了她,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男女之事居然会这么的快乐!睁开眼睛,她带着感激的心情看着张三慎,看着他赤裸着结实的身躯,香甜的打着酣,那俊朗的五官看上去那么顺眼,跟一脸肥肉老太婆似的丈夫根本无法比拟。

  她看着看着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心疼,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娇美的身材,然后叹息了一声,柔柔的躺进他的臂弯里,拉过被子把两个人盖住了。

  当张三慎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怀里多了一个女人了!他一开始吓了一跳,但瞬间就回想起昨天不可思议的一幕幕,然后就跟甄虹颜在他睡着后端详他一般细细的端详着她,看着她紧致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睡熟了之后孩子般的睡态,也觉得对这个女人实在的是恨不起来!甄虹颜猛地睁开了眼睛,把张三慎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甄虹颜就笑嘻嘻说道:“嘻嘻,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对我又骂又虐的,现在就想逃吗?”张三慎看出来这女人对他是真喜欢,也就不太害怕她了,奓着胆子说道:“你还说我呢,是你自己不让我走,能怨我?”甄虹颜脸上一红,就把脸钻进他的怀里说道:“几点了?”张三慎一看说道:“快七点了。

  ”“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甄虹颜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张三慎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张三慎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张三慎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昨晚被收拾的不轻,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

  ”“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

  ”张三慎温柔的说道。

  甄虹颜呆了呆,想起了高总经理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张三慎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

  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张三慎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

  ”当甄虹颜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双颊透着红光,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

  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而甄虹颜虽然是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

  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总监述职,甄虹颜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高总经理跟她握手时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现在居然双手握住甄虹颜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回去之后,甄虹颜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张三慎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老酸菜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

  而张三慎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办公室副经理,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

“嗯呢,你快点!”李梅催促道。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让李大牛那玩意塞进去了,看样子肯定要比大壮的爽不少,眼看着李大牛就要进去了,屋外却是忽然响起了啼哭声,把紧张的两人都吓了个半死。

  李大牛也差点被吓得挺不起来,他还以为还是大壮杀回来了呢。

  不过被影响了之后李大牛还是心有余悸地看向李梅,此时李梅眼中也有些慌神,她犹豫了下后说道:“我去看看咋回事,先穿上衣服吧大牛。

  ”李大牛也很无奈,但也只能照做。

  心想这孩子哭得真不是时候,偏偏在他准备干大事的时候哭起来了,分明就是和自己作对,李大牛心中多少有些遗憾的。

  穿上衣服之后,李梅急忙忙出外面照顾孩子,孩子也哭个不停,好像是饿了,李大牛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李梅正敞开衣服给孩子喂奶,不过经历了刚才的香艳之后也对此没什么兴趣。

  李梅神色尴尬,她迟疑了片刻后说道:“大牛,咱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这次就算了吧,等过几天大壮去城里了,我再喊你过来。

  ”说实话李梅也十分遗憾没能体会到李大牛的那个大家伙,虽说她刚才的确能先和李大牛先折腾了再说,可难不保村里人不会被孩子的哭声吸引过来,到了那时候被人发现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大壮活活打死。

  李大牛没什么话说,现在也只能这样,说道:“梅姐,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我先回去了。

  ”眼看着李大牛拄着盲杖渐渐离去,李梅脑海中满是李大牛刚才那个玩意,下意识地喃喃道:“这家伙,本钱还真不小,下次一定要吃了他。

  ”回到家里,李大牛躺在床上十分郁闷。

  接连两次都是这样,虽说自己已经尝到了甜头,可最后却都没有能够真刀真枪干起来,这令他有些沮丧。

  不过这次也并不是没有收获,他从裤兜里拿出了那颗药丸,笑了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炜哥,听说城里人不少人都在用这个玩意,李大牛一扫之前的沮丧,只要等到明天老妈去城里,自己就能和弟妹刘媚媚狠狠地搞一次,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李大牛对自己的资本还是十分满意的,因为李梅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到了第二天,张玉红带了些东西早就出门去城里了。

  李大牛知道这是个好机会,家里只有他和刘媚媚二人,他摸了摸裤兜里的药丸,心想这次一定要让刘媚媚爽个够。

  他拄着盲杖来到刘媚媚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后刘媚媚果然开门了,刘媚媚早就知道张玉红出了门,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上次和李大牛没做完的事情,这次一定要折腾个够。

  不过刘媚媚还是假装惊讶道:“大哥你一大早就来人家房间干啥,也不怕被咱妈看到!”“嘿嘿,媚媚你是不是还有些涨奶,大哥给你按摩按摩,保证药到病除,我手法可是厉害得很呢。

  ”李大牛吹嘘道,敲门之前他就已经服用了那颗炜哥,现在下面已经胀得难受,恨不得抱住刘媚媚爽一爽。

  他贪婪地扫视着眼前刚睡醒的刘媚媚,据说早晨刚醒来的时候欲望是最强的,也不知道弟妹刘媚媚是不是也和他这样有感觉。

  刘媚媚当即羞红了脸,有时候自己这个大哥就像是正常人似的,那个眼神把自己看得十分火热,这种感觉是自己丈夫所不能给予自己的,不然的话刘媚媚怎么会和李大牛搞在一起?想到这里,刘媚媚也不多说,直接把李大牛拉进了屋里而后反锁了房间门。

  李大牛也不再矜持,而是一把将刘媚媚抱在了怀中,刘媚媚只是挣扎了几秒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李大牛那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她享受着这种感觉,就像是飞上天似的。

  “咱妈已经走远了,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咱快点把事情办完,这几天我难受得很。

  ”李大牛说道,昨天就被李梅搞得差点喷发出来,今天要是不能成功折腾一次的话李大牛肯定会郁闷死。

  两人直接缠在了一起,刘媚媚也感受到了李大牛(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的热情,她彻底放开了自己,就像是一条水蛇那样缠着李大牛。

  同时她还把手伸进李大牛的裤裆里掏了掏那玩意,这玩意的规模可把她吓坏了。

  李大牛猴急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光,当然也把刘媚媚的衣服也都脱光了,两人之间交缠在床上,肆意地翻滚着。

  身体上的摩擦给李冰带来了极大的快感,同时他的头还埋进了刘媚媚的胸脯那儿。

  刘媚媚舒服得叫出声来。

  

“嫂子,我检查过了。

  你的脏器都很好,肝脏,肾脏,包括卵巢都没什么问题。

  下面我…..我就得检查….检查你的外。

  。

  。

  外生殖器了。

  ”赵本严的话打断了少妇旖旎心思。

  “那….那接着检查吧。

  ”刘鑫月羞得用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脱….脱嫂子你的裤….裤子啦?”赵本严激动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妇含羞地点了点头后,小兽医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牛仔短裤上的皮带和纽扣后,又拉住短裤中间的拉锁。

  “哗”的一声,从中拉开,露出里面一条白色的纯棉短裤,赵本严抓住牛仔裤头两侧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从床上翘起屁股,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顺利从少妇的双腿间被剥离,一双白花花的修长美腿中间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内裤。

  尽管还隔着内裤,刘鑫月的笔直的小腿,丰盈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圆滚滚的翘臀都尽收小兽医的眼底。

  “难道这眼前的美女也对我动了情?”想到此处,赵本严不由得食指大动,伸手抓住内裤的边缘,就想作势一拉!“咚咚…..”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了卧室中这对意乱情迷的年轻男女,刘鑫月赶紧坐起来穿上被脱掉的短裤,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才和赵本严慌慌张张地回到客厅问了句:“谁啊?”“是我啊,嫂子!”门外是一个娇媚的女孩声,这声音赵本严也很熟悉。

  这声音是孟晓华,村子里和他一起长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过因为赵本严初中毕业就辍学了,而小华则顺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广发是叔伯兄妹关系。

  “呦!是晓华妹子啊,你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开房门亲切地和门外的孟晓华打着招呼。

  “是啊嫂子,我这才回家,就来看你来了,半年没见我可想你了嫂子。

  咦?赵兽医,他怎么在这?”晓华拉着鑫月的胳膊亲热地走进客厅却发现坐在沙发上面色有点尴尬的赵本严。

  “哦,是这样!刚才嫂子请小赵大夫过来,给咱们家的叫驴看看病。

  看完了,我就请他到屋里喝杯水,这不正好你就来了吗!”鑫月赶忙给这个小姑子解释道。

  “是吗?”孟晓华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赵本严。

  “当然是啦!要不你以为呢?”赵本严做贼心虚地说着。

  “哼!”孟晓华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就坐下来和嫂子继续唠起家常。

  “那个…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我把药配齐了给你送过来!”眼见今天的艳遇被这个从小玩伴给弄泡汤了,赵本严意兴阑珊地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想着今天艳遇的赵本严高兴地哼着流行歌曲,并时不时摸一把刚才趁乱被他揣进兜里的黑色蕾丝胸罩。

  虽然在最后时刻被孟晓华那个臭丫头给搅局了,但是小兽医相信刘鑫月这个漂亮的小媳妇肯定还会来找他看病的,那到时候不就又可以…….“嘿嘿……”赵本严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面对手无寸铁花姑娘发出狞笑的坏蛋。

  “赵本严!你给我站住!”忽然之间,一个脆生生的甜美声音从他的后面响起!小兽医转过头,发现刚才搅他好事的孟晓华正一脸怒气地骑着自行车向他冲来!“干什么,干什么?你疯啦?”赵本严连忙闪身让过。

  “吱!”一声自行车的车闸响,孟晓华熟练地把车停住,穿着白纱连衣短裙的一条修长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兽医有点睁不开眼。

  “说!刚才去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晓华不客气地盘问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说了吗,她家叫驴有毛病,配不出种来,叫我去看看!你还冲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哼!是她家叫驴配不出种还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种?你去她家是检查驴还是检查人去了?”孟晓华显然不满意赵本严的答案。

  “你个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没水平呢?什么检查男人配种的?你们大学就教你们这个啊?”小兽医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嫂子他们家因为怀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几次了…..”说到这里孟晓华灵动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着说:“在外面说不方便,走!到你那个狗窝再说!”“切…..狗窝你还去。

  ”赵本严小声嘟哝着,不过他从小就怕了这个女汉子属性的玩伴,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孟晓华后面向自己的兽医站走去。

  “哎呀,这可真脏!”兽医站里,孟晓华仔细擦拭着赵本严桌子对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刚才我嫂子都和我说了,我哥和我大伯因为怀孕的事和她吵了几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乱投医找你去给她做身体检查,你小子还不承认呢!”孟晓华一双明亮眸子紧紧盯着眼前的赵本严。

  “那…..那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啥?”见事情败露,小兽医也只好老脸一红默认了此事。

  “我是要问你,我嫂子长得那么漂亮,你有没有在检查身体的时候趁机占她便宜?”孟晓华俏丽一红问出了此行的真实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给你嫂子检查的时候,就像给那些大骡子大马做检查时候一样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我不信,你那么坏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着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着。

  “你爱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脱了衣服叫我检查一次呗,你看我能不能想着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样?”赵本严眼珠一转,想用激将法把这个难缠的小丫头赶紧打发走。

  “你…….检查就检查!当心一辈子被我叫狗!”孟晓华霍然站起,被气得小脸通红,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剧烈喘息着。

  “你可别后悔哦!让我检查,就不怕当心羊入虎口哦?”小兽医模仿着电视里的坏人淫笑着说。

  “走!进里屋检查,到时候指不定谁是虎谁是羊呢?”孟晓华的回答让赵本严身上有点发麻,天知道这丫头一年里都在大学里学了些啥?赵本严这个小兽医站就是他住的这两间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间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间,当然如同所有单身光棍的卧室一样,又脏又乱。

  “嗞嗞嗞,说你这是狗窝还不爱听呢!瞧这地方乱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么懒将来怎么找媳妇…….”孟晓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用手把小兽医炕上随处乱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边,整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

  “说吧,要怎么检查?本大小姐听你的!”一袭白裙的孟晓华俏生生在炕边一站问道。

  其实这个丫头厉害是厉害了点,但还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脸,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双腿,虽然没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妩媚,但却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纯。

  赵本严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候,趁着一起玩藏猫猫的时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晓华的屁股,结果虽然是被这小丫头举着砖头追他跑了操场两圈,但事后还是把他兴奋地半宿没睡好觉。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给她检查身体小兽医躁动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乱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检查你倒是说话啊!”看着眼前赵本严一副痴迷的傻样,孟晓华不满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被骂的有些清醒地小兽医不由心中暗叹:长得再好也是个女汉子啊!“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孟晓华踢掉脚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双穿着白色丝袜的小脚,顿时引起赵本严的注意。

  “嗯嗯嗯…..我们先从你的脚上开始检查。

  ”小兽医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晓华的一双玉足仔细端详了起来。

  “哎!我又没有脚气,脚有什么好检查的?”孟晓华喊道。

  “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怎么检查要听我的!”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少妇做爱小说)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一开始纤细修长的小腿肌肤是那么紧绷,不过在赵本严十指如同在演奏钢琴般抚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来。

  孟晓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异性如此温存地抚摸和挑逗过,少女那颗充满戒备的心也渐渐开始软化。

  “嗯哦嗯饿…….”在小兽医熟练地按摩手法下,孟晓华居然舒服地发出了重重的鼻音。

  “这小妞子,不会跟她嫂子一样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464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1873.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4005.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788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455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676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736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a.aspx?7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