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初 撮り 人妻,新手必看

她一边说着,一边好奇的想着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进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无聊的,进去看看也好,他点点头拉着小雅走了进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开始试探的向着山洞里走了进去,两人一开始本以为里面会是漆黑一片,但是没有想到却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写的那样,仿佛若有光。

    两人怀着好奇心沿着亮光走了进去,很快狭小山洞变得开阔了起来,到了尽头两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就看到面前是一个宽敞的区域,四周的钟乳石造型各异的树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间的地方有两米见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热的不行,看到这般清凉的水池,小雅马上开心的走了过去,脱掉了鞋袜,把双脚放了进去。

    就在那一刹那,小雅顿时觉得身体一阵清爽无比,她开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划动着,对着楚南说道:“楚南,这里好凉快,你来试试。

  ”  楚南也是酷热难当,走了过去看了看,这池子里的水应该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浅,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点。

    楚南正捧着泉水洗了洗脸,小雅就开始使坏的用池水泼楚南,但是当她看到楚南的坏笑的时候,顿时发觉不好,啊的叫了一声,起身想要逃走。

    楚南哪里会放过她,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小雅,在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进了池子里。

    当小雅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有些责怪的看着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我们怎么回去?”  楚南耸耸肩膀,把T恤一脱,仍在一边:“怕啥,现在这么热,一会就干了。

  ”  小雅看着楚南壮实的肌肉,小脸就是一红:“你可以晒,我又不能。

  ”  楚南切了一声:“有啥不能的,这里又没有别人,要不我帮你脱?”  小雅看着楚南略带猥琐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涟漪,但还是矜持的向后退了两步:“我警告你,别胡来。

  ”  楚南哪里是会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开,小雅开始觉得小脸发烫,娇嗔的说道:“楚南,别这样,我冷。

  ”  楚南听了继续的打开了她后背上内衣的暗扣,轻轻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内衣扯了出来,楚南自觉地胸前多了两团的温热。

    虽然说,这里四下无人,但是小雅依旧羞的无以复加,把头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边轻声调戏到:“这样不就不冷了?”  此时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热的身体给他传导的热量,还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热,小雅轻轻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经红透了的小脸蛋,她湿漉漉的发丝上开始滴落着点点的水珠。

    那美丽的脸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带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娇羞的脸庞的时候,正巧低了一下头,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着,那小鹿楚南坚实的胸膛挤压成两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这一切,让楚南觉得热血澎湃,看着小雅递上来的红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再这样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彻底的开始奔溃,已经彻底的把前几日的那剧痛的阴影抛在了脑后。

    很快的,原本平静的池水开始激起了一阵阵的波涛,那响声开始在山洞里回荡。

    经过一番激战之后,两人有气无力的穿上了已经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着天气就要晚了下来,小雅挽着楚南的身体开始开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着哈欠说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过看着小雅嘟着嘴巴卖萌的样子,他的心软还是战胜了腿软,背着小雅开始想着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门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着回家的方向走着,在路过刘秀娥的小卖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刘秀娥吵嚷的声音。

    刘秀娥的小卖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门面房,在一排的货架后面有一张小床,平日里刘秀娥觉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会。

    楚南偷偷的向着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个瘦的像马竿一样的男人,正在对着刘秀娥动手动脚。

    楚南本想上去帮忙,但是仔细的一看,才认出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刘秀娥的男人。

  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个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还真的替刘秀娥不值,正是应了那句话,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此时楚南只听到里面的刘秀娥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这个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来也不老实。

  ”  马竿老公应该真的是喝醉了,咒骂道:“你这个臭婆娘,敢嫌弃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谁会要你。

  ”  刘秀娥被这番折辱,气恼一巴掌闪了过去,打在了马竿丈夫的脸上,那马竿丈夫被刘秀娥这一巴掌打出了无明业火,轮着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虽然刘秀娥的马竿丈夫那细胳膊没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这么没轻没重的在刘秀娥打出了明显的手印。

    毕竟刘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风,被自家男人家暴,顿时觉得自己的命运悲戚,开始哭泣起来。

    但是这眼泪丝毫不能让她的马竿丈夫心软和自责,反而是觉得这哭声心烦,开始咒骂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  此时马竿丈夫却看到了由于刘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两团鼓气之物,在不安的晃动着,这让马竿男瞬间的来了兴致,一下子把刘秀娥扑倒在小床上。

    刘秀娥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兴趣,再加上她这马竿丈夫一嘴的酒气,臭气熏天,更是让刘秀娥厌恶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  她那马竿丈夫哪里懂得温柔是什么意思,粗鲁的用瘦如鸡爪般的手,一把把刘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开来,她胸前受了惊吓的小鹿从衣服中蹦了出来,在空气中慌张的跳动着。

    看着这如此香艳的情景,刘秀娥的麻杆丈夫顿时性质勃发,露出了一口的层次不齐的牙齿:“你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给老子乖着点,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  刘秀娥本就生性软弱,被男人这么一恐吓被吓住了大半,只能逆来顺受的任凭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抚摸起来,自己却在内心中自怨自艾起来。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林林总总,瞬间有了一种想上去保护的念像,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现在去了反而对刘秀娥不好。

    他看了看刘秀娥的麻杆丈夫此时已经开始在(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刘秀娥的身上抽动起来,他臭气熏天的酒气,一次次的喷洒在了刘秀娥的胸口,让刘秀娥有些想要呕吐。

    此时的楚南有些为刘秀娥惋惜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样的折磨并没有持续多久,也就约莫一分钟的时候,刘秀娥的马竿丈夫就在一声舒畅的声音中送完了牛奶。

    楚南张大了嘴巴,心中暗道这、这也太快了吧。

    不过刘秀娥的马竿丈夫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心满意足的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刘秀娥做了起来,用大手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她此时眼眶通红,用力的推了推躺在床上的马竿丈夫,攥紧拳头想要打上去,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勇气。

    楚南见状,本想上去安慰安慰,但是看着她的男人就躺在床上,实在是不合适,于是偷偷的想要溜出去。

    他正在向后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货架,发出了声响,刘秀娥紧张的问道:“谁在那里。

  ”  她一边说着,一边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走了出来,楚南站在扶着快要倒的商品,尴尬的看着刘秀娥:“刘姐,我我是来打酱油的,见你不在,就想进屋问问。

  ”  刘秀娥瞪着红肿的眼睛看着楚南,悠悠的说道:“你爹今天已经来买过酱油和盐了。

  ”  楚南此时已经把货架扶正,尽量的演示了一下自己的尴尬:“啊,我以为我爹没有来过呢,他既然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  楚南说完,转身就要走,但是还没有到门口,面前就闪过一个人影一把关上了大门,楚南惊讶的看着已经把大门插上的刘秀娥,此时她正靠在门背上,急促的呼吸着,看着楚南:  “你不能走。

  ”  楚南有些慌张的看着她:“刘姐,有话慢慢说,你放心,刚才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  刘秀娥听到这里,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你既然什么都看到了,就更不能走了。

  ”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楚南走了过去,楚南见状吞咽着口水,有些忐忑的向后退去,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刘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刘秀娥一边走动着一边说道:“那个死男人,说除了他,没有人会要我,楚南你会要我的对不对?”  楚南看着她如此卑微的样子,心倒是软了不少,此时的他已经被刘秀娥被逼在了墙角,楚南结结巴巴的说道:“刘姐,你是个好人,是你男人不懂得珍惜,你别伤心了。

  ”  刘秀娥噢了一下:“那你懂得珍惜吗?”  说着她解开了衣扣,露出了白皙滑嫩的凹凸之物,在楚南的面前晃动着。

  虽然不久前,楚南才和小雅大战过,但是这人气少妇的诱惑还是让楚南马上狂热了起来。

    不过,此时的楚南也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低声的说道:“刘姐,你男人还在隔壁呢,明天我再来找你好不好?”  刘秀娥白了一眼:“你不用怕,他只要喝醉酒睡的就像死猪一样,房子踏了都吵不醒他。

  ”  刘秀娥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来楚南的手,按在了她的胸口上,娇柔的说道:“你上次不是对里恋恋不舍吗?来,姐姐帮你回忆回忆。

  ”  在刘秀娥纤细手指的带动下门,楚南的大手在开始在两座起伏的山峰上游走起来。

    楚南一边紧张着隔壁的男人会不会醒来,一边又在刘秀娥的身上舍不得离开,这种奇怪的感觉反而让他的小帐篷早早挺立了起来。

    刘秀娥眼尖,已经发现了楚南的的变化,她娇笑着把手伸进了楚南的裤裆,开始轻柔的抚摸着他那话儿,正可谓是坚硬如铁。

    那话儿就像是在她就要熄灭的火上放上了一把干柴,迅速的点燃了刘秀娥身体里的烈火。

    刘秀娥微微张开了她干渴唇,娇软的在楚南的耳边说道:“楚南,姐姐好渴,给姐姐好不好?”  此次的楚南已经被刘秀娥挑逗的扔掉了他仅存的担忧,抱起了刘秀娥的一只大腿。

    刘秀娥看着楚南冒火一般的眼神,知道楚南已经整装待发了,她一把脱下了楚南的裤子,放出了对楚南的禁锢。

    楚南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提枪便刺,刘秀娥此间似乎被抽干了空气一般,迎合着楚南的动作,她明白,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没有多久,刘秀娥开始发出了低吟生,像是十分满足一般,楚南被这声音激励着,继续在刘秀娥身上耕耘起来。

    这时候,在隔壁传来了刘秀娥丈夫的声音:“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吵得老子的美梦,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皮。

  ”  楚南此时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动作也停了下来了,刘秀娥也是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在出声。

    不过,没有多久,那男人的呼噜声再次传来,刘秀娥拍了拍她的胸口,满脸红潮的看你这楚南:“好弟弟,继续继续,你比那个死男人强几千倍几万倍,只有你能满足姐姐,这是他自找的。

  ”  楚南看到这番情景,知道今天喂不饱这个人妻一定走不了了,于是开始更加卖力起来。

    刘秀娥为了防止在吵到她那马竿丈夫,一直用手捂住嘴巴,眉头紧皱,一下下的品尝这偷吃的滋味。

    楚南好不容易才从刘秀娥的家中逃了出去,刘秀娥看着那睡得跟死猪一般无二的丈夫,哀叹了一声,她该怎么继续和这个男人相处呢?  离婚她是没有这个勇气了,这村子里例会的女人不是没有,但是大多都是有点本事的,或者娘家好的,她要是离了婚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她可不想回娘家受嫂子的闲气,这叫她何去何从呢?

老陈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他这样说也是为了让王秀莲不再尴尬。

  果然,老陈这话一说出来,王秀莲面色一喜,连忙邀请老陈上去。

  刚进入天龙集团的大门,周边的几个保安和服务员连忙行礼,道了一声‘王董好’。

  王董自然是称呼王秀莲的,老陈见到这种架势,悻然笑了笑,看来王秀莲在天龙集团还是很有地位的。

  不过想想倒也应该,这家公司说起来还是老李和王秀莲一起白手起家创办的,王秀莲也是创始人之一。

  在长厅内没走多远,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她的目光先是在王秀莲身上看了看,又在老陈身上瞅了一眼,然后再度将目光聚焦在王秀莲身上。

  老陈明显能感受到高挑年轻女子目光中的诧异,不过他是老光棍一条,皮倒也厚的很。

  “副董事长,董事和高管们都已经在顶层会议室聚集了,他们请你过去开展会议!”青年高挑女子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担忧,看得出来这个会议没那么简单。

  同时,老陈也听出了一个细节,这个高挑年轻女子称呼王秀莲为副董事长……至于董事长自然就是王秀莲那个已经去世了一个多月的丈夫了,但是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个董事长的位子还没确定。

  “嗯,我知道了,赵总监,你也去准备会议吧!”王秀莲皱了皱秀眉,在家中,在老陈面前,王秀莲就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是来到这偌大的天龙集团,王秀莲也开始逐渐将那份柔弱给收了起来。

  跟这帮千年老狐狸斗法,一不小心可就真的玩脱了。

  “陈哥,我们进去吧!”王秀莲深呼了一口气,表面上虽然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但是老陈感受地出来,她有些紧张。

  唉……老陈叹息一声,这个女人,承受的东西太多了!老陈没有半句废话,跟在王秀莲身旁,俨然一副保镖姿态。

  来到顶层会议室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了,一个个西装革履的,面色严谨,都显得十分郑重。

  “副董事长来了,那我们的会议可以开始了。

  ”“副董事长,我们可等你很长时间了。

  ”“副董事长,你身边站的那个人是谁?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什么时候允许一个陌生人进来了?”王秀莲刚一进入,一帮人就在那里开始追问,同时将目光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一直跟在王秀莲身边,所以显得格外突出。

  再加上老王身上穿的就是一套便服,和这些西装革履的公司高管和董事们在装束上的差别很大。

  “这位是陈磊陈哥,我老公在世时的好朋友好兄弟!今天就让他也参加会议吧!”王秀莲这样介绍老陈,瞬间将老陈的身份暴涨了不少,既然是前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那就是尊敬的客人,总不好直接赶人吧!“副董事长,我们天龙集团的规章制度您也不是不知道,他虽然是李建董事长的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他不是我天龙集团的人,所以他没有资格待在会议室内。

  ”“再说了,李建董事长都已经去世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王秀莲将话说完,一个头发花白,长相威严的老头突然站起身,直接开始怼人模式。

  哪怕是对王秀莲说话也丝毫不客气,最后那句话隐隐还有一种逼迫的意思在里面。

  “孙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王秀莲还会拿亡夫的名义说这个谎么?你不觉得有些太咄咄逼人了么?”王秀莲直接寒着一张脸站起身,这涉及到颜面问题。

  “呵呵……副董事长何必这么激动?难不成这家伙和你还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李建董事长去世才刚刚一个月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非但不知道收敛,反倒越说越不像话,王秀莲的面色上露出羞怒神色,胸口剧烈地开始起伏,显然是被气到了。

  “你这个老头嘴里能不能积点德?一张扒灰脸,还在这里张口闭口地教训人?”老陈实在是忍不住了,帮着王秀莲顶了一句,这老头说话着实有些太难听了。

  “你…你说什么!放肆!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浑身震颤起来,面色也变得潮红起来,手指着老陈,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原先老陈还真只是瞎说的,也没有丝毫依据,但是看到这老头这幅激动的模样,倒是瞬间诧异了许多。

  难不成他随意的猜测还有可能是真的?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有这方面的癖好吧?“恼羞成怒了?我也没说什么,有必要这么激动么?莫不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啧啧啧……”老陈满脸地不敢置信,经过老陈这么一烘托,会议室中的众人顿时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态盯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孙乐山气得浑身发抖,他恨不得上去捶老陈几下,但是看了看自己这老胳膊老腿还是放弃了。

  “王秀莲!你就让这么个货色在会议室中犯浑?董事长啊!你在天之灵不得安息啊!”孙乐山将已经去世的李建搬出来,这下子老陈还真不好说什么了,而且老陈也发现王秀莲此刻显得颇为为难。

  “那我出去,我就在门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我!”老陈狠狠地瞪了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眼,然后大踏步走出,就站在门外,依靠在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你是跟着副董事长来的那位先生?您是副董事长的朋友,您怎么站在这里啊!”老陈站了没多久,就走过来一个高挑长腿女孩,正是之前他和王秀莲刚进公司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听王秀莲好像称呼她是什么赵总监。

  (大炕上性经历)“我在这里等人,姑娘你先进去吧,会议要开始了!”老陈龇牙笑了笑,示意高挑长腿女孩赶紧进去,女孩点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进去了。

  老陈在门外等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显得有些无聊,这道会议室大门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老陈听不到里面言谈的具体内容。

  ‘砰!’正当老陈无所事事,有些困意的时候,会议室内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同时一阵喧闹声传来。

  “这是我丈夫的公司!我拥有继承权!我是公司的副董事长!”这是王秀莲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呵呵,我们只认李董事长,您是李董事长的遗孀不假,但是李董事长早就答应过我们,在他死后,天龙集团要交给我们来打理……”“再说了,公司早就没钱了……”“你们欺人太甚……”‘砰!’玻璃碎裂的声音频频传来,在门外等候的老陈眉头深深锁起,他有些担心王秀莲的现状。

  她毕竟就是个妇孺,而那会议室里面,那帮老狐狸可一个个都狡诈得很,老陈唯恐王秀莲会吃亏,到时候会对不住兄弟老李。

  咬咬牙,老陈直接推门而入。

  “你们这帮老泼皮还要不要点脸了?这公司本来就是人家丈夫的,现在人家丈夫死了,这公司理所当然应当由王秀莲俩接管!”“你们这些人别看穿得人五人六的,但说到底,也就是个打工的。

  ”“怎么,还要上演一个恶奴欺主的戏码啊!”老陈一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陈身上,老陈也豁出去了直接站在王秀莲身边,为王秀莲辩护道。

  他就是看不惯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人。

  “陈哥……谢谢你!”王秀莲站在老陈身后,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有一个站在你面前,那种感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没事!要是老李还在,保准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一个全都给开除了!”老陈就喜欢说一些大实话,他的这些大实话一经说出来,全场都炸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我们天龙集团的事情!”“看他这穿着,别是个拾荒者吧!”“他还说自己是李董事长的兄弟……咱们李董事长怎么可能有这样兄弟,别扯犊子了!”“我看他和王秀莲关系挺好的,莫不是……”“还真不一定,若真是姘头……”底下人说话越来越难听,老陈面色一扳,想要再教训一顿,却被王秀莲拉住了。

  “副董事长,这个人涉嫌偷听我们天龙集团的高层会议,我建议将他扭送到公安局!”“是啊,再不济,也要将他给赶出天龙集团啊!他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确实不应该啊!”这些人话口一转,开始讨伐老陈,老陈顿时面色一怒,你们什么意思?我刺探你们的商业机密?我若不是害怕王秀莲吃亏,我才来这里吃瓜落呢!“我为陈哥担保,陈哥要是将会议机密泄密出去了,我承担一切责任!”王秀莲冷冷地瞥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对着老陈投去感激的目光,让老陈颇为受用。

  “现在公司的账务不明,你们也都在说公司没有钱,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可以对公司的财务进行一次全方位的审计!我倒要看看,这些钱都被折腾到哪里去了!”“这家公司是老李的心血,老李现在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会继承他的遗志,将公司发展起来!”“赵总监,你是财务总监,这件事还需要你多多帮忙!”王秀莲冷声说道,对着坐在左手边的那个高挑年轻女子说道,这个女子正是刚刚在会议室门口和老陈搭讪的那个。

  高挑年轻女子点点头,却也没有明确答复。

  “不行!我不同意集团在这个时候进行财务审计!集团现在的人力全部发动出去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全方面扭转集团的不利局面,而并非将那些精力集中在内乱上!”“李董事长还在的时候,对待我们就像兄弟一样,也从来没说过怀疑我们!”“再说了,副董事长,您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对全公司的财务进行审计吧!我不同意!”孙乐山直接拒绝道,他自家根子都不怎么干净,真要进行审计了,那点小秘密恐怕就要暴露出来了。

  到时候真让王秀莲找到了可趁之机,那赶她下台的计划可就落败了。

  “我也不同意审计!”“我也是!”“我支持孙总!”孙乐山非但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而且还是总经理,再加上是公司创建时候的元老,所以他在公司中的地位很崇高。

  再加上这些年在天龙集团内刻意经营,使得其成为仅次于董事长李建之下的第二权柄人物。

  现在李建突然死了,他这个总经理瞬间就起来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王秀莲,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王秀莲也赶出公司,那天龙公司今后可真的就是他的天下了!老陈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他虽然没有细数,但是起码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了反对。

  再排除一些中立的,不愿意闹事的,这个小老头在天龙集团中的根基就太深厚了。

  王秀莲紧咬银牙,恨不得将这帮老狐狸的伪装面目都撕开,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孙乐山顿时嘴角上翘,同时目视着王秀莲,眼眸中流露一抹得意。

  目光肆无忌惮地在王秀莲姣好的身材上扫视了一遍又一遍,又瞥了一眼站在王秀莲身边的老陈,顿时心中暗自可惜。

  “好白菜都被猪给拱了!”他今年虽然也五六十岁了,但是人老心不老,对于王秀莲这个美艳少妇多多少少有些别样的心思。

  “你们这么害怕进行财务审计,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鬼啊!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还有你这个扒灰老头,你能不能把你那猥琐的目光收一收,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一样!”老陈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小人嘴脸,直接开始了怼人模式,见一个怼一个!尤其是对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陈更是看他不爽。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250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774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1688.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440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122.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61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7190.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7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