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wilson vasquez gay porn,新手必看

不得不说,吴秀的手艺真的不是吹的,哪怕是柳倩平时去足疗房,也没有吴秀按的舒服,这一点发现可是让柳倩觉得眼界大开。

  “那是,我以前可是在按摩房里面上过班的,我这手艺都是真手艺。

  ”吴秀心不在杨的回答着柳倩。

  他说的也都是事实,在没来公司之前,他就是在按摩房里面工作的,其实吴秀的家庭条件完全不需要他做那么辛苦的工作,可是他偏偏就是要去,就是享受按摩房里面的那种刺激。

  倒不是说不正规的地方,只是吴秀每一次在服务女客人的时候,都觉得刺激万分,可是通通比不上今天帮柳倩按摩,柳倩的腿实在是太漂亮了,多一份则肥,少一分则瘦,每一处都是恰到好处的魅力,让吴秀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真的吗?你还有这本事啊!实在是让我佩服。

  ”柳倩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声,让吴秀的下身一紧,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已经听到柳倩接着说下去了,吴秀也只能跟在柳倩的后面嘿嘿一笑。

  吴秀现在魂都要被柳倩给勾走了,怎么按摩这双美腿都觉得不够,要不是提醒工作时间已到的闹铃响了,吴秀也不知道自己要对着柳倩的这双美腿做出点什么来。

  “好了,咱们工作吧。

  ”柳倩从吴秀的手里把自己的双脚抽了出来,重新穿上高跟鞋,吴秀也只能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希望不要工作时间这么漫长,让他能好好享受一下和柳倩在一起的时光。

  吴秀这一次的工作实在是捡到了大便宜,原本以为只不过是枯燥乏味的生活,为了应付家里人才来的,没想到能遇见柳倩这样的大美女,让吴秀觉得生活重新有了意思。

  “上午的时候,我只是带你熟悉了一下工作流程,现在我要正式的带你交接工作,你首先得明白你每天需要做些什么事情。

  ”柳倩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在对待工作上面,她向来是丝毫不马虎。

  她越是这幅样子,吴秀就觉得自己越是喜欢,柳倩这样的女人有多面化,无时无刻不在给男人带来惊喜,怎么可能有不喜欢的地方,吴秀带这些迷恋的看了一眼柳倩,然后低下头去,不想让柳倩看穿自己的心思。

  他也知道柳倩是有家庭的女人,早就在上午的时候,他就全部打听清楚了,但是这些在吴秀的眼里,完全都不是个事。

  两个人单独待在柳倩的办公室里面对接着工作,柳倩每和吴秀说些什么,吴秀就拿出笔和纸,一字不落的记了下来,十分的认真,这种工作态度也是让柳倩很满意的,她大小也算得上一个领导,领导最喜欢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属下工作尽心。

  “你还蛮厉害的,接受能力很强。

  ”柳倩情不自禁的夸赞了吴秀一句,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无论她说的多复杂,多困难,吴秀都是一点就通,十分的聪明,工作能力很强,像吴秀这样的人,柳倩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几个,加上吴秀长得也算是不错,很是招女孩子喜欢。

  “过奖!过奖!”吴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柳倩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了起来,柳倩也跟在他后面一起笑了起来,工作是认真的,但是偶尔还是需要开开玩笑的时间。

  “今天一天的工作结束了,你可以下班了。

  ”吴秀接受工作的过程实在是太顺利了,本来柳倩以为要好几天,他才能消化的工作,一下午就全部搞定,柳倩也愿意让吴秀赶紧下班,去享受一下不工作的时间。

  “那个…柳倩姐,你晚上有时间吗?”吴秀抬起头看着正在收拾着桌面的柳倩,他可不愿意放过一点点和柳倩继续接触的机会,追求女孩子需要的都是耐心和恒心。

  “怎么了吗?”柳倩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吴秀,不明白吴秀突然结结巴巴说出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请你晚上吃个饭。

  ”吴秀总算是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光是中午吃饭和柳倩待在一起,已经满足不了吴秀的私心了,他还想要在下班时间里面和柳倩聊一聊。

  “吃饭?”柳倩皱了皱眉,想了想之后,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看还是算了,你早点回去吧。

  ”倒不是柳倩不方便,没时间,只不过她心里面还是对张龙有些愧疚的,更是害怕和张龙不在一起的时间里面,被张龙发现些什么,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她还是想早点回去看看张龙。

  “别啊,你看我第一天来上班,就想着和领导套进一下关系,这个机会你都不给我,那你看我得多伤心啊。

  ”吴秀看见柳倩摇头,一下子就慌了起来,赶紧和柳倩开玩笑似的解释着,果然,柳倩在听吴秀说完之后,马上就捂着嘴笑了起来,吴秀心里面也清楚,柳倩这么一笑,事情也就差不多定下来了的意思。

  “那可是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定一家饭店。

  ”生怕柳倩反悔,吴秀赶紧从怀里摸出来手机预订了一家位置和环境都不错的饭店,柳倩也就随他去了,她对这个新来的员工还是很有好感的,长相帅气,说话幽默,柳倩也知(姐弟乱欲)道是个泡妞的好手,但是偏偏这种男孩子又没办法让人讨厌。

  最让柳倩觉得喜欢的地方还是吴秀的工作能力强,她不喜欢平庸的男人,更加看好吴秀这种聪明伶俐的。

  吴秀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他对女人一直都很有耐心,更何况是面对柳倩这种大美女级别的。

  等柳倩收拾好了办公室的东西,柳倩开着车带着吴秀朝着饭店的方向行驶过去。

  饭店的环境都让柳倩觉得十分的满意,看得出来吴秀私底下也是一个很有情调的人。

  “你怎么会选择我们公司?”在饭桌上面无聊,柳倩一边吃着饭一边问着吴秀,她对吴秀还是很好奇的,照理说这么强的工作能力,其实可以胜任更高的职位。

  “我…那你了?为什么要做个女强人?”吴秀刚准备回答柳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话锋一转,开始反问柳倩,在他的想法中,就柳倩的样貌身段,完全可以选择一个很富裕的男人,然后在家里做自己的阔太太,但是她偏偏不是那种米虫一样的女人,而是选择自己出来奋斗,并且奋斗的十分成功。

  “我需要赚钱啊!我需要养家啊!等你有了老婆就明白了。

  ”下班时间的柳倩还是十分放松的,说完冲着吴秀眨了眨眼睛,在她的眼里,吴秀比自己小,对夫妻之间的事情,应该懂的也不多。

  当你结婚成家了,就是一份责任,你要为了这份责任负责。

  “我倒是希望有个女人能跟着我,让我养她啊,可惜我碰不到啊。

  ”吴秀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柳倩,也许是气氛的衬托,柳倩被吴秀的这一个眼神看的,心脏怦怦直跳。

  她好像快要知道吴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又觉得不可能。

  吴秀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子,怎么看得上已经结婚了的自己,想到这里,柳倩的情绪才一点一点的平复下来,倒是吴秀有一些失望。

  “我们公司好几个小姑娘都挺喜欢你的,你考虑一下。

  ”柳倩也开始学着吴秀的样子,开起了玩笑,她经常看见公司里面不少的小姑娘,都围着吴秀绕,不过这些都不奇怪,吴秀这样帅气的小伙子,在公司里面招人喜欢很正常,大家都是没有对象的人。

  柳倩一直都想的很开,只要不打扰到工作的情况下,她向来是不反对公司里面的员工,开展办公室恋情的,反而能更大的有接触机会。

  但是吴秀只是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说道。

  “我很挑剔的,我对那些没兴趣。

  ”他的确很喜欢撩拨小姑娘,但是不代表他会真心喜欢,他的要求很高,不然的话,也不会就他的条件,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柳倩算得上是唯一一个让他觉得动心的女人。

  吴秀的这幅模样,就是现在大部分年轻人的写真,他们的思想已经让柳倩觉得追随不上了,只能冲着吴秀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下子吴秀可是慌了,虽然他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可是绝对不想在柳倩的心里面造成一个不好的印象,敢接接着话题说道。

  “但是我一旦有了女朋友,绝对会对她很好的,我是个很专一的男人。

  ”这句话逗得柳倩哈哈大笑起来,要知道吴秀给她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和专一靠的上边的男人,但是往往眼睛看到的事情也不是真的,这种东西都是只能靠着相处去了解。

  只不过吴秀的这幅急切表态的模样,还是让柳倩觉得很可爱。

  “好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和你聊天很开心,我去买单。

  ”柳倩从位置上面站了起来,微笑的看向吴秀,这顿饭吃的她近期以来的坏心情通通没有了,这还得感谢吴秀。

  “不不不,都说好了我请你吃饭,怎么变成你买单了,你赶紧坐下来,我去。

  ”吴秀一下子就急了,拉住柳倩说道。

  “我是你上司,难道这个机会都不给我?中午的时候你已经请我吃过了,现在肯定得我请你了。

  ”柳倩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什么东西,她作为吴秀的上司,无论的资历还是工资都要比吴秀高很多,她来请客绝对是没毛病的。

  可是中午是在公司的食堂里面吃的饭,那才几个钱,吴秀还想说强行说些什么,但是在柳倩坚定的眼神之下,只能乖乖的坐了下来,看着柳倩前去买单的背影。

  柳倩越是这个样子,吴秀就觉得自己越是着迷,独立的女人最吸引男人的目光。

  “好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柳倩买完单就看见吴秀还坐在位置上面等着自己,所以关心的问道。

  她没注意到吴秀到底有没有车,看起来像是刚出学校大门的大学生,应该是没有车的,来吃饭都是坐着自己车来的,柳倩也想要好心的送一程吴秀。

  “柳倩姐,我请你去看电影吧,听说最近上映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

  ”吴秀还舍不得和柳倩就这么分开了,想要再找点业余活动和柳倩一起进行,反正能和柳倩在一起多待一会都是好的。

  柳倩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这一次和在办公室的犹豫不一样,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得回去了,实在是太晚了。

  ”柳倩经历过上海的事情过后,也收心了不少,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下班在外面吃晚饭已经是很难得了,怎么可能还要继续接着玩,她是真的得回家了。

  之前同意和吴秀一起吃晚饭,也是和张龙打了电话报备的,就说自己要和同事聚餐,现在要是再让柳倩给张龙打电话,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了,更多的是柳倩觉得自己应该和张龙好好的沟通一下生活,也要学会习惯这种结婚多年后的无聊。

  看到柳倩这么坚决,吴秀也不好意思继续强求下去,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柳倩再一次的问吴秀,需要不需要自己送他回家,被吴秀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两个人就在吃完饭之后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家,对于两个人来说,今天都是愉快的一天。

  …“柳倩姐,今天给你买的是不加糖的咖啡。

  ”连敲门声都没有,就直接走进来的人,柳倩头都不用抬就知道肯定是吴秀,自从那一天两个人吃完晚饭后,吴秀就每天中午都和柳倩私人相处一会,关系已经熟悉的不行,在柳倩这里也是畅通无阻。

  柳倩也不止一次的和吴秀提过,希望他在公司里面还是要保持一下形象,但是都被吴秀嬉皮笑脸的打马虎眼。

  一个劲的吵着说柳倩是他的上司,他想要和自己的领导沟通工作,还需要什么礼仪的,柳倩也只能很无奈的同意了,任由吴秀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活动。

  不过吴秀也是个机灵鬼,不仅每天都给柳倩带她喜欢的咖啡,而且早就把她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还给柳倩坚持按摩,要知道柳倩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身体早就疲惫不堪,要是一直去按摩店按摩也太耗费时间,在吴秀的手上,柳倩给找到自己难得的舒适感。

  

邱兰馨羞答答的低下头,小声道,“你松开手,我来教你。

  ”老马闻言,连忙将邱兰馨的手松开,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盖手机,不解的问,“兰馨,你帮我瞧瞧?”邱兰馨“扑哧”一声笑道,“马叔叔,你这手机早过时了,要用智能机才行!”说完,她拿出自己的触屏手机给老马演示,当手机屏幕播放出那种火爆的影像时,老马瞬间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觉!“这女演员还没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没你好……”老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兰馨,在这种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浑身燥热……“咦,怎么不动了?”手机影像突然暂停,老马郁闷的扭过头去,恰巧发现了邱兰馨火热的目光。

  意识自己失态,邱兰馨的俏脸登时飞起了两朵火烧云,她赶紧凑过来调试手机,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饰。

  “我,我看看,这,这不会是断网了吧。

  ”此时,老马把手机抱在怀里,看着邱兰馨的葱指在屏幕上点击,一股浓郁的女人气息扑鼻而来,老马心底的那簇火焰顿时燃烧了!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邱兰馨柔软的上身,时不时的蹭着老马的胳膊,柔软的触感让老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兰馨,手机经常会这样吗?”老马嘴上问着话,胳膊却情不自禁的贴过去。

  感受到老马细微的动作,邱兰馨微微一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

  ”调好手机,邱兰馨红着脸起身,再不离开,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别走啊!”老马下意识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将她拉入怀里。

  “啊!”柔嫩的娇躯坐上老马的双腿,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两人都忍不住轻哼了起来,强烈的触感,让彼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老马忍不住伸出了双手,邱兰馨媚眼如丝,双颊绯红,销魂的嘤咛着。

  “嗯……我……我想……”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

  ”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在嫁给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乐会所的DJ公主,就是那种包厢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这种女人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领,先不说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分分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这会儿,赵雅婷在客厅里和老马单独相处,每一个举动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就连任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是火辣辣的,看两眼就让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马抿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保持稳重,可是眼光却时不时的往赵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边的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雅婷弯着腰给老马的茶杯加水,宽松的领口垂直而下,那对被内衣包裹的雪白圆润,瞬间就暴露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牛大江的头发越来越少,未老先衰。

  “老马哥,你别只顾着喝水呀,来,吃点水果!”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

  ”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

  ”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网友求助:我27岁,老婆小我5岁,我是一名施工员。

  12年婚后不久,我在外面接了一处活,自己带人施工。

  外面人心险恶,应酬也多,经常请老板和领导吃饭,我就在那时候遇见一洗脚妹。

  她是离了婚的,我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她号码牌,感觉她挺可怜,聊着聊着就熟了,自己也没经住诱惑,最终我出轨了。

  期间我做工地又亏了,打牌也输了不少,去年老婆知道了,所以经常吵架。

  我在一个城市工作,她在另一个城市,后来她遇着一男的,那段时间她对我特别冷漠,我感觉出问题了,回来想找她谈谈心,结果她居然赶我走,我没走结果她打电话报警,我忍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出轨了,玩陌陌和一男的认识半个月就出去开了2次房,而且手机屏幕上都是2人的相片,上面还有标语,某某某我感觉我真爱上你了。

  那男的是一个才结婚2月的已婚男,我难受死了,大脑一片空白,想离婚,可是孩子是个女儿,舍不得,可想到她双重出轨,而且才半月就能发展到开房2次,我就又想离婚。

  后来她说她错了,保证再也不了,已往的什么坏毛病都会改,我想到我过去我选择了原谅她。

   可是生活并不是这样,她以往的毛病还是没改,不顾家,花钱大手大脚,而且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这样,还是经常吵架。

  一个月前,我工地没有收到钱,那几天我整个人焦头烂额,心里烦死了,就去网吧玩游戏缓解一下(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结果她不乐意了,刚从娘家回来2天就又说要回去,她到底把那里当成家,我没控制住,就把什么火都发了,我说要回去就再别回来了,我们彻底不过了,离婚,孩子归我,抚养费一人一半。

  第二天她妈妈来把她接回去了,我在家带了一个月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我很疼女儿,孩子才2岁半,很可爱,想着一女孩儿将来没有母亲或者父亲,我担心她会过的不好,或者性格很孤僻。

  我一堂哥离婚后孩子就这样,而且还是个男孩儿,所以我特担心我女儿。

  我妈妈又老实,叫我多为孩子想想,去把她接回来,后来我服软了,又去把她接了回来。

  现在她和我在一处新工地上,可是我没有感觉到她对分开的这一个月时间有什么认识,好像我服软她胜利了一样,反而处处压着我,说我接她回来是答应过她父母要对她好什么什么的,我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我是个男人,但我觉得我还不如一娘们,她现在睡在我旁边,她是睡得挺香的,可是我睡不着,连续4天我都被噩梦惊醒,梦见她出轨被我知道了,我忍无可忍最后把她给杀了。

  今天晚上我又睡不着,我怕又做噩梦,可是我又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我该怎么办啊? 李老师回复:你好,谢谢你的信任!从同情离婚洗脚妹发展到出轨,老婆出轨后舍不得女儿不愿意离婚两件事情看,你内心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玩不起婚外情的,善良的人玩婚外情会因狠不下心来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最终左右不是人。

  而那些自私的人却不一样,只为自己着想,那管你过得怎样,说不要就不要,说离就离,相反倒还活得洒脱。

  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钱和感情她总得图到一样。

  你老婆知道你出轨后,她一定很失望,觉得嫁给你感情和钱都没了——你出轨,她觉得感情没了,你做工地亏了钱,打牌又输了不少,她觉得钱也没了。

  女人在绝望的时候是最容易出轨的,她需要有人帮她走出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这个已婚男人,一个想泡女人,一个想寻求安慰,你情我愿,开房就顺理成章了。

   你老婆今年才22岁,种种表现证明她确实还不够成熟,婚姻里发生了那么多事还能睡得那么香,真活到没心没肺的高度了。

  从“她现在睡在我旁边,她是睡得挺香的”来看,她出轨只是为了报复你,她还爱着你,如果她真爱上那个已婚男她不会如此淡定的,她也会辗转难眠。

  男人出轨以后,女人很长一段时间会对男人情绪无常,因为她很难再信任男人,男人的正常表现都会让她浮想联翩。

  你说“一个月前,我工地没有收到钱,那几天我整个人焦头烂额,心里烦死了,就去网吧玩游戏缓解一下,结果她不乐意了”,在你看来是很正常的事,在她看来就不正常,她认定你一定是又出去鬼混了,所以他赌气回了娘家。

  为了把她从娘家接回来,你一定在岳父岳母面前违心地做了一些承诺,这些承诺又成了你老婆管控你的理由,所以你更难受了。

   难受时就多想想自己的过失,想想老婆的“无理取闹”源何而起,这样你心理就会平衡些。

  恕我直言,咎由自取用在你身上挺合适的。

  女人在婚姻里表明看要的很多,其实就两样,爱和安全感。

  不愿意离婚就对她多些忍耐,爱她再多一些。

  等你挣的钱多了,她花钱大手大脚就不是问题了,等你给足了她安全感,她“无理取闹”也就少了。

  

“有,队长,你跟我来。

  ”赵丰年跟骆冰走回客厅,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骆冰从里面拿出三支猎枪了来,一支单管,两支双管。

  单管是苏静初的,双管是骆冰和乔小麦的。

  赵丰年把三支猎枪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觉到单管的明显要重些,他相信质量重的枪力道会更足一些。

  “我要这支。

  ”赵丰年脸上露出微笑,对手里的那支单管猎枪非常满意。

  “好吧,你拿走!”苏静初走过来大方地说,那支单管猎枪是她的最爱。

  “谢谢!”赵丰年说完拿枪下楼,骆冰追上去问:“队长,你准备去哪里打猎?”“我们村的后山。

  ”“哪个村?”“稻花县饮水村。

  ”这时,苏静初追下楼,她把一个长形的帆布袋递到赵丰年面前。

  “队长,这是枪袋,里面有持枪证和产品说明书。

  ”“嗯!”赵丰年应了一声,把猎枪放进帆布袋里,走出别墅,在晾杆上把晒得半干的衣服和裤子穿在身上。

  离开别墅,赵丰年在路边拦一辆货车进城。

  来到沈墨燃的家,赵丰年推开院门。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赵丰年走进来,对他笑了笑。

  他用卖兰花得的那六百块钱给赵丰年买了一部手机,联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贴了一千二。

  “这是我替你买的手机,拿着!”赵丰年一愣,接下手机,爱不释手。

  “谢谢伯父!”“不用谢,沈瑞雪在饮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顾。

  ”“伯父你放心,沈支书住在我们家,有我阿妈24小时贴身保护着。

  ”“哦,是吗?对了,你追到在兰花街抢背包的人了吗?”“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错,一身正义感,我女儿在你们家,我放心了!”赵丰年咧嘴傻笑,说:“伯父您过奖了!”“走,进屋,我买了条鱼,今晚陪我喝两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赵丰年看天色不早了,与沈墨燃道别,回饮水村。

  他请一辆摩的开到515岔道,太阳落山了,天边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丛林小道,已经看不清路面。

  赵丰年健步如飞,一脚把窜到面前的一只野兔给踩死了。

  他这是走狗屎运!半个小时后。

  赵丰年拎着野兔走到家,厨房里亮盏昏暗的灯,火灶上煮一锅的萝卜菜,却看不到阿妈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妈!”“沈,支书!”赵丰年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把猎枪放进房间,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妈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这时,有急促的脚步声跑上楼来。

  赵丰年迎上去,与从外面急匆匆进来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满怀!赵丰年怕对方跌倒,搂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赵丰年推开,走进厨房,却把手伸进了赵丰年的裤袋里。

  “你干什么?”赵丰年学着沈瑞雪的语气,挣扎着跑开了。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手机借给赵丰年,沈瑞雪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经兮兮的,总担心他翻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

  赵丰年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来递给沈瑞雪。

  “给你!”“咦,怎么有两个手机?”“另一个是我的,我老丈人给我买的。

  ”“你老丈人,谁呀?”“你爸呀!”赵丰年调皮的说,随时做好躲避沈瑞雪拳头的(两根一起插进去)准备。

  但,沈瑞雪一动不动的,她在想,这家伙这么嚣张,肯定是看了她手机里的相册和视频了,这可怎么办?难堪死了。

  沈瑞雪的脸一由得红了起来。

  “我阿妈呢?”赵丰年问道,把话题转开,缓解沈瑞雪自己营造出来的尴尬。

  “卜婶她留在镇上的外婆家,说明天才能回来。

  ”“哦!”赵丰年对外婆没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关心,看到锅里滚动的萝卜,问道:“你还没吃饭吧?”“没有,等你回来。

  ”沈瑞雪急切盼望赵丰年回家,主要是想早点把自己的手机要回来。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赵丰年说着,拿一把菜刀处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来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来的。

  ”沈瑞雪一愣,问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吗?”“不是用手采,是用脚踩的。

  ”呃?用脚踩到野兔,这家伙又开始不老实了。

  “你没翻看我的手机吧?”沈瑞雪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没有,我就打了一个电话。

  ”赵丰年说着,手上忙起来,他动作干净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给野兔去了皮,挥刀把兔肉切成块。

  “真没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问道。

  赵丰年忙着做菜,没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脚,又问道:“那盆兰花卖到多少钱?”“六百块,你爸收的钱,给我买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样的手机。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买到这么好的联想智能手机?”赵丰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怀疑,还想找人问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机拨打老爸的电话。

  嘟嘟几下,对方很快就接听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赵丰年回到村里了?”“嗯,回来了。

  ”“那小子不错,下次带他一起回家吃顿饭,我亲自给你们下厨。

  ”“爸,是你帮他买的手机?”“是呀,我还倒贴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赵丰年一眼,走出厨房去接听。

  “没事,就当我送给我未来女婿的见面礼吧!”“爸,你瞎说什么呢。

  ”“哈哈,爸没瞎说,如果你对他没点意思是不会借手机给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这是什么逻辑?她早上借手机给赵丰年根本没这么多,借个手机就代表自己喜欢他了?荒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来女婿也应该是他买礼物孝敬您的呀,你这样倒贴是怕你的女儿嫁不出去吗?”呃?对方一时语塞。

  “爸,我不跟你说了,过几天我就回家来看你。

  ”“好,记得把那小子一起带回家!”沈瑞雪急忙挂断手机,不知道赵丰年给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汤,就半天时间就掏钱给他买手机,还要她下次带他回家,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当沈瑞雪回到厨房,看到赵丰年已经兔肉放进锅里炒起来,他动作娴熟,往锅里倒了一勺酒,顿时火焰在锅里升腾起来。

  赵丰年用锅铲翻动锅里的肉丁,然后往锅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几分钟后,浓郁的肉香飘散出来,坐在一边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没?馋死我了!沈瑞雪饿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经完全被菜的香气调动起来。

  这时,赵丰年不紧不慢往锅里倒了少许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叶,然后兔肉火锅搞定了。

  “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两。

  ”赵丰年说着,端来一小坛子米酒倒上两小碗。

  干嘛,趁卜婶不在,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机下手吗?想都别想!沈瑞雪白了赵丰年一眼,为自己盛了一碗饭吃起来。

  “好,你吃饭,我喝酒。

  ”这时,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锅里夹了一块金灿灿的兔肉放到嘴边吹了几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嚼一下。

  哇塞!浓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开,油而不腻,好吃到味蕾直打颤。

  哎呀,自己刚才煮的那一锅萝卜简直就是猪食,明天喂猪得了。

  沈瑞雪几筷子就把一碗饭给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来。

  “味道怎么样?”赵丰年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美女支书的馋相,觉得这一刻的小日子过得特别舒坦,特别惬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说,又给自己盛了一小碗饭,她平时每餐只吃一碗饭的,今晚却破例多吃了一碗,这野兔肉火锅不仅仅是能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呀!沈瑞雪把饭吃饱了,但还想吃肉,于是把赵丰年给她倒上的米酒端过来喝了一小口。

  “赵丰年,你真没偷看我的手机相册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胆子变大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手机相册?没有呀!”赵丰年认真地说,把酒碗端起来,说:“来,沈支书,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随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着赵丰年看,端起酒碗来问:“真没有?”“当然没有。

  ”说罢,赵丰年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虽然赵丰年说没有,但是沈瑞雪还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视频如果被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险了,别看他现在装模作样的,说不定心里早就盘算着怎样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壮胆,如果赵丰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这时,赵丰年又给两人的碗倒满酒。

  “赵丰年,你想当这个村长吗?”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闭,小脸红润起来。

  “想呀!”“五万块钱筹到了?”“没有。

  ”“今天我在镇上遇到代荣光了,他去农商银行用小商店抵押贷款,估计明天就能借到钱。

  ”“五万块钱姓代的还用去银行借,看来他也只是一只纸老虎。

  ”“代荣光在家里开了个赌场,估计钱都放高利贷借给村民了。

  ”“这些村民愚昧呀,我当上村长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赌。

  ”“我听卜婶说,上届的老村长就是因为禁赌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顿,才辞职不干的。

  ”“是代荣光干的吧?”“大家都这么猜的,但谁都没有证据。

  ”“这土恶霸还想跟我争村长之位,真是太不要脸了。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270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6188.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2688.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255.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486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5595.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123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b.aspx?4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