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老師 自慰,新手必看

嫂子夏洁是个身高一米七的极品美女,惊人长腿,皮肤白嫩,举止言谈温柔体贴,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的韵味。

  自打徐强几天前住进他哥徐平家,见到这位嫂子的第一眼,就深深的被迷住了,虽然他嘴里都是嫂子,嫂子的叫着,内心里却满满的歪心思。

  尤其到了晚上隐约听到,从他们卧室里传出来夏洁发出的那声音,徐强恨不得自己有隐形的超能力,潜入到嫂子的床边,看看她和他哥恩爱是什么样子的。

  就在今天早上,徐强鼓捣他哥家电脑时,意外的发现电脑里面有个监控程序。

  监控摄像头竟然是放在哥哥徐平和洁嫂的卧室的,而且正对着他们的那张大床,当时床上还放着他洁嫂换下来的蕾丝镂空月匈衣。

  这个发现徐强别提有多兴奋,因为他大学的专业就是计算机软件开发,既然这个摄像头是对着哥哥嫂子的房间,他完全可以把程序下载到自己的手机上,这样不就可以看到他们是怎么办事的么?虽然夏洁是他哥的老婆,自己还是来投奔徐平寻求一份好生计的,不应该有这些想法,但怎奈夏洁太吸引人,徐强根本控制不住。

  因此,等哥哥和嫂子都去上班了,他就再次打开电脑,用手机下载了一个远程监控程序,绑定在了卧室的监控上,就等着晚上看监控直播了。

  终于熬到了晚饭后,徐强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打开了手机。

  此刻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画面徐强无比的激动,因为他刚才看到洁嫂去洗澡了,在洗澡之前,哥哥和嫂子已经说好,等下要好好的恩爱一回。

  没过多久,在徐强的期待下,洁嫂那高挑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画面当中。

  虽然她还穿着保守的浴衣,但来到房间以后,她就毫无顾虑的把浴衣脱了下来,顿时间,徐强朝思暮想的嫂子,那一片风景顿时展现了出来。

  这一幕,让徐强眼睛都瞪直了。

  那纤细的小蛮腰没有丝毫的赘肉,就跟十八九岁的少女一样,哪里像个即将奔三的女人啊!那高傲之处格外饱满,徐强估计一只手都包裹不住。

  果然和别人所说中的一样,这种温柔贤惠的女人,身材其实都很火辣,只有她脱了衣服,徐强才能真正见识了。

  见老婆脱了以后,有些发福的徐平嘿嘿一笑,来到了夏洁身旁,一把手伸了过去。

  徐强的想法此刻得到了确认,洁嫂那里一只手确实包裹不过来。

  由于两个人刚才都说好要玩,夏洁极其的配合,被徐平触碰到的时候,她就一脸舒服的享受了起来,紧接着,就开始回应着对方。

  这一弄,徐平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立马就开始忍不住的过去解夏洁的扣子,没有几下,夏洁就被徐平给脱了个干干净净。

  顷刻间,洁嫂的身子,就完完整整的浮现在了徐强的眼前,毫无掩盖的完美身子,徐强只感觉体内的火顿时爆发了。

  随后,两人就来到床上开始缠绵了起来。

  看着床上哥哥嫂子的身子,徐强血脉喷张,因为他发现洁嫂不仅身材好的不像话,就连浴望也十分的强烈,她竟然比徐平还要主动,这根本不像是外表温柔的嫂子。

  不过徐强非常喜欢,因为他发现洁嫂的技术特别的好,这还没有开始呢,已经让徐平感觉很舒服的样子。

  这不由得让徐强想,如果是洁嫂给自己这样,那会舒服成啥样?接着,差不多五分钟,两人就开始进入主题。

  竟然是洁嫂主动,看的徐强目瞪口呆,死死盯着坐在徐平身上的洁嫂,以及她那因为舒服露出享受之色的脸庞,徐强只感觉下面有强烈的反应,随着洁嫂的动作,徐强不断的吞咽口水。

  然而让徐强咋都想不到的是,面对这样一个极品老婆,不到两分钟,徐平竟然结束了。

  徐强顿时一阵尴尬,这也太快了吧,女人可是三十如狼啊,就这么几下,别说是解渴了,恐怕完全不够舒服吧!徐强看着屏幕,心中暗骂自己的这个哥哥徐平没用,要是自己的话,必须得大战三十回合,以洁嫂的劲儿,都得喊“爸爸”才行!不过自己这位哥哥不行似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在结束以后,徐平就跑到洗手间里去了。

  看到这徐强心里别提有多失望,他才刚刚欣赏到洁嫂的身子和她在床上的一面啊,现在徐平去洗澡,洁嫂肯定也得穿衣服了。

  不过接下来,等徐强想把手机给关了的时候,监控里洁嫂的表现,却让他震惊了。

  只见洁嫂压根就没有去穿衣服,她看了看走进浴室里的徐平,就躺在床上,用手伸向了她那片徐强最渴望的地方。

  徐强激动了起来,看来还没有结束,而更让他觉得兴奋的是,他因为激动无意间点了下软件,竟然发现徐平这个摄像头竟然可以调整焦距。

  这不就是说,他可以把画面放大么?这个重大的发现,让徐强心里兴奋的没差点叫起来,暗想自己的好哥哥也太为自己着想了,不仅在他卧室装了监控装置,还竟然装了可以调焦距的摄像头。

  接着,他赶紧的角度调到最大,要说刚才洁嫂那些关键部位,徐强看的并不清晰,但现在就像是高清的一样,他能轻松看到洁嫂的那个绝美之地。

  他估计就算徐平趴在洁嫂双腿那里,也不一定比自己看的清楚。

  徐强有些想不通徐平为啥在自己卧室里装摄像头,而且还装了一个可以调焦距的,但是能如此近距离看洁嫂做这种事情,有着前所未有的刺激,徐强哪顾得上想别的?眼睛盯着手机画面,差点没把脑袋钻进手机屏幕里。

  随着洁嫂(夹逼自慰)的动作和声音,徐强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只觉得小肚子里火烧火燎的,小腹下边更是反应强烈,接着,他把手放了过去。

  跟着洁嫂的节奏一起开始。

  洁嫂大概纾解了十分钟,随着她一声舒服的大叫声,就停了下来。

  这时洁嫂满脸朝红,不过当她用卫生纸擦拭时,却深深叹了口气,很明显,无论是徐平还是自己安慰,她都是没有得到该有的满足。

  她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听到了洁嫂的那一声叹息,徐强心里就有一股冲动,那就是自己跑过去,告诉洁嫂,徐平不行,但他身强力壮,可以满足她,让她很舒服,尝到真正男人的滋味。

  但他没敢去,先不说洁嫂愿不愿意和他,就凭夏洁是自己的嫂子,徐强就不能越界。

  而且,他来临江市,其实是因为女友林雪整天催着他赶紧找工作,徐强也想着自己尽快有个着落,等林雪毕业了,好把林雪也接到临江市来。

  所以,目前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找工作,其他的事情不能多想,更别说和自己哥哥的老婆那啥了,这是万万不行的。

  他现在必须把找到好的工作放在第一位,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女朋友林雪,也能对得起对他那么照顾的徐平。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

  ”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

  ”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

  ”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

  ”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

  ”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133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6903.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390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421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651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7058.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1045.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c.aspx?1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