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www jjgirls com,新手必看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进了兽医所,孙妍就看到师父吴宝库坐在那里,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来了,今天要考的内容都记得吧?”一进屋吴宝库就严厉问道。

  兽医的东西本来就生涩难懂,有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师傅就将如何给狗配种的书给她看,她能记住才怪。

  “师傅……我……我没记住……”吴宝库一听,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记不住,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要讲给动物配种,首要的就是动情,既然你不忘了,师傅就再教你一边!”说话间,他直接拉着孙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让动物配种,就要让动物动情,这动情,就需要手法的,在师傅身上练,按照师傅说的做。

  ”吴宝库严厉道。

  孙妍俏脸通红,她哪里碰过男人的身子,想要将手抽回去,谁知道师傅抓的很严,她根本抽不回去。

  吴宝库感受到她往回抽着手,脸色很冷,“我教你东西,你最好乖乖学,这种练习的时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说完,吴宝库就松开了她。

  孙妍当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个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学,毕竟她想要学本事。

  “师傅……我……我知道了……”孙妍低着头,抿着嘴道。

  “哼,知道最好,现在师傅把衣服脱了,你轻轻揉师傅的胸口,记住,手法一定要轻柔!”吴宝库哼了一声,直接将衣服脱掉了,随后拿着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孙妍俏脸通红一片,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她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这种感觉,简直让她羞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违抗,只能咬着牙按照师傅所说的,轻轻按着。

  吴宝库点了点头,“手法还可以,不过需要加强锻炼,你也不用害羞,咱们学兽医的整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要是脸皮薄,以后怎么给动物配种?”说完,吴宝库又道:“给动物按摩,只是第一步,为的就是让它不讨厌你,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要让动物达到可配种的标准,那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孙妍听到师傅这话,俏脸更红了,她看过兽医的书,知道师傅嘴里说的就是动物的那里,恶心死了。

  “看来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动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样,这样好了,为了让你尽快掌握这种技能,你就用师傅的练吧。

  ”说完,吴宝库直接将裤子褪了下来……孙妍俏脸顿时就变了,瞧着师傅的身体,她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忙背过身子!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她怎么能看?师傅怎么要让她看?“师……师傅……您这是要干嘛?”吴宝库冷着脸,哼了一声,“干嘛?当然是让你学东西!”孙妍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紧忙问道:“学……学东西可以,可是您……”吴宝库一听,顿时怒斥起来。

  “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孙妍,我这是教你如果帮助动物配种,你要是以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马给我滚蛋,我还懒得教你这种学徒!”孙妍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想着以后学好了本事,帮父亲赚钱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师傅那里,毕竟她是个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师傅……我……我想学……”“想学,就转过来!”吴宝库呵斥道,孙妍不敢不听,下了老大决心这才转过身来,可是低着头,不敢看师傅那里。

  “过来,把手伸过来!”吴宝库声音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孙妍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过去,伸出小手。

  “我告诉你,小妍,这男人的宝贝和所有雄性动物一样,只要你在我这里练出手,以后所有就没有什么雄性动物可以难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练习,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徒!”吴宝库说完,哼了一声,开口道:“手法还是不变,柔一点,掌握好力度,而且还有,你看这里,这个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灵敏的地方,只要你轻轻磨砂这里,就会让雄性动物起反应,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妍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照做了,她轻轻动着,抚摸着师傅说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惧全部记了下来。

  吴宝库眼里的目光,闪过一丝愉悦的舒畅,这小手的力度,简直让他沸腾!孙妍漂亮极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宝贝练手。

  虽然她有点不乐意,但是吴宝库还是兴奋!“对,这就对了,你的手法很正确,不过,还是要勤加练习。

  ”吴宝库说完,微微一笑,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

  孙妍见状,紧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

  “现在,让雄性动物起反应的手法你已经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师傅要教你雌性动物怎么让它起反应。

  ”吴宝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火热直勾勾的盯着孙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师傅跟你说,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样,手法不一样,灵敏点也不一样,咱们这里也没有雌性动物,为了让你更好的学会,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学,以身教学,身领神会,来,把衣服褪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宝库直接伸出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去扯孙妍的衣服!孙妍吓坏了,身子立马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吴宝库。

  “师傅……您这是……”她是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师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吴宝库缓过神来,眯了眯眼睛冷声道,“雄性动物我们学完了,现在要学雌性动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孙妍紧张开口!吴宝库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想要学习雌性动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练,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学?不想学的话,就让你爸领你滚蛋。

  ”一听这话,孙妍顿时就蔫了,想到父亲的辛苦和期许,她露出犹豫,父亲不容易,她想要帮父亲分担,如果不学本事,她还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还是突破不了这个障碍,她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和男孩子牵过手,现在却要褪光了衣服给师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纠结着,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师傅撵自己走,急的她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吴宝库哼了一声,见她没动,作势就要拿手机。

  孙妍一听,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急忙道:“师傅……您别打电话,我……我褪还不行么……”说完,她挣扎着伸手摸向扣子,咬着牙轻轻的解开,顿时,美妙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吴宝库的眼中,孙妍皮肤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吹弹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将美妙的风景遮盖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命令道。

  “这……这个也要褪?”孙妍俏脸通红,吓了一跳。

  吴宝库顿时道:“废话,你见过哪个雌性动物穿小衣的?”一听这话,孙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着嘴唇,红着脸解开。

  让人目眩的风景,一下子跃进了吴宝库眼中,如此的近距离,吴宝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刚才一样,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吴宝库目光火热的盯着她,声音却很冰冷。

  孙妍只能听话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轻轻揉按着,她红着脸,平时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现在还要在师傅面前这个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没什么感觉……”孙妍捏了几下说道。

  “没有?”吴宝库哼了一声,“你用手轻轻揉按最高点,再感受一下。

  ”孙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轻轻按起来,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怎么样?有感觉没?”吴宝库问道。

  孙妍害羞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吴宝库眼中满是火热,看她自抚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不过,你的手法还是生疏,来,让师傅好好教教你!”说话间,吴宝库伸出布满粗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

  极品!小腹里的火烧的他浑身燥的慌,却还是故意板着脸咳了咳嗓子。

  “让雌性动物动情的过程要更复杂,你仔细看我的手法。

  ”言罢便是开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大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大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大,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儿,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性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

  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识,哺乳过程是咱们哺乳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

  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

  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

  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

  ”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

  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大炕上性经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

  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

  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别……别,师傅,我愿意!”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小表妹为了手机给我干 黄文军日儿媳妇第三章 瓜棚好事  城关镇是一个老县城,住着许多的人。

  其中孙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怀法术之人,他的名声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会请他去做一场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喜欢他,不相信他的法术的人自然十分的讨厌他。

  西门生产大队队长刘福就是很讨厌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孙道士不过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背地里总会说三道四的,不敢明说。

    某日,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着喜气儿,割下来炒着吃都是非常不错的味道,外加一个荷包蛋就更美味了.当然如果拿出去卖也可以卖个一分钱一斤的,刘福心里美滋滋的,拿着锄头挥动着汗珠子,不知道劳累。

    此刻,孙道士打这条小路经过朝着下湾的方向而去,顺便和刘福打了一个招呼,下班了,太阳都要下山了,真是一个劳动模范。

  刘福欠了欠身子停顿下来,对着孙道士微笑起来,抛出几句话来,你这个道士又是去那家骗吃骗喝吧!瞧你那样,就知道行骗,我就不信你这玩意儿,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进臭水沟里都可以安息。

  你这嘴巴里胡乱编织的东西实在是不可以信的。

    孙道士被刘福的话差点噎住了,怎么说话可以如此损人呢?你刘福有意见可以背地里说,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孙道士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对大队长红脸真吵呢!他马上笑了笑,将话抛回,呵呵…..我去骗吃骗喝,要不了多久就回来,队长啊!倒是你要抓紧时间干啊!我去去就会,你不会等我回来,你的那几把灰还没有散完吧?  废话!这几把灰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孙道士要做到半夜回家呢!刘福讥笑着。

    那好吧!等着吧,你就等着吧!孙道士右手手指伸开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朝着刘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孙道士走了,他赶着去做法事,留下刘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刘福轻快地将手边的几把灰撒好了,准备上岸回家去。

  抬头朝着西边的夕阳望去,还早的很,夕阳还没有下山呢!这个孙道士尽是吹牛,说什么要我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你做梦去吧!   刘福回家发觉手里特别的脏,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挟的是粪便时而从手指里发出臭烘烘的味道,用这样的手去端碗吃饭,多少有点儿味道,还是洗洗吧!刘福来到水沟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见底,有一片片叶子竖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边洗手,一边观赏那些树叶,发觉这些树叶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树叶。

  它们还可以缓缓的游动呢!有脑袋,有尾巴,还有鱼鳞……  哇!我的乖乖,这些树叶不是鲫鱼么?静静地摆动着诱人的尾巴的鱼,不是一条,而是数以百计条,从目光里闪现都是这么肥的鲫鱼,怎么不馋人?刘福赶紧挽起裤脚,窜进水沟里双手如螃蟹的抓子伸开,去抓鱼。

  那些鱼呆头呆脑地任由刘福去捉,不一会儿这些鱼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满满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乐得喜笑颜开,准备拿回家煎着下酒。

  当他的脚一离开水沟,眼睛又直了,沟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鲫鱼,从水沟的这边一直延伸到了水沟的那头。

  邪门了,那鱼一动不动地竖立在原处等待刘福去捉呢!刘福有点发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过来这么多的鱼呢?转眼又一想;得了,还是捉吧!刘福将田埂上的一担大箩筐提过来,置放在水沟边,他重新跑进水沟里捉鱼。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就这样源源不断地抛出许多的鲫鱼到箩筐里,箩筐里的鲫鱼都炸开了锅在噼里啪啦的摆动身子,卷起尾巴在挣扎着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箩筐里太久会缺氧窒息的。

  刘福哪有空去搭理箩筐里的鲫鱼,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捉更多的鱼呢!他累得汗流浃背,全身没有一丝干纱,连短裤都湿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刘福非感冒不可。

    时间慢慢地流逝,夕阳早已滚进了大山里做梦去了,夜空里有皎洁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视着大地,也好奇的望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刘福。

  刘福的箩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鲫鱼,才眷恋不舍地上岸来!也罢,今天就忙到此刻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想想那个孙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兴地肩挑着担朝着家回家,嘴里一边唱着,你挑着担,我牵着马,我是一个快乐的大龙虾…..   家里媳妇在家焦急地等着,看着刘福疲惫的回来了,有点责怪,你为何回来地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诉你,今儿个我高兴,我捉了满满一担鱼,你赶紧地去捞出十几条来,洗洗放在锅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闺女和儿子也出来解解馋。

  刘福很想一饱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

    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畅谈永远都是以“娘卖x的”开头,先是关于他昨晚买码的情况,买中了码,比如中了一个特码什么的,赢了几百上千不等。

  不过大多情况下,以未中码输钱为主。

  这时,他便要抱怨,便要奥恼:娘卖?给!应该是出龙的,码报上的诗明明讲的是出龙码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卖╳给!码报也骗人!&hellip(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话题突然一转,转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来了。

  因为新话题豪无过度的转换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嗯个婆娘不错,三十多岁,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荡晃荡的,蛮有劲,净是个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处省略百余字),他x的,价钱也划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样,我带你去玩玩?什么?不会的,很卫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还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带套得了,不过,我从不带的,带上就没感觉了,得病?得个卵!我卵事都没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鸡婆)有没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说得口水泡沫星子满天遍地横飞,脸上容光焕发,眼晴晶亮,连手脚也似乎要舞蹈起来。

  老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饱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亏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过无数次,不知是出手猎奇还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终于决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这是镇上东边的一条老巷,巷子的两边皆是百余年历史的一栋紧挨一栋的老旧木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巷道不宽,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间,阴凉略带霉腐的气息迎面袭来,行人也稀疏,没有车辆和人群的喧嚣吵闹,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咚咚声,显得寂静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觉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喜悦。

  

  导读:小姨子(芳芳)这小两口结婚没两天就开始争吵,我就问妹夫(小勇)你们这是为什么呀?刚结婚那就这样,那以后还有个完。

  妹夫支支吾吾,就是不回答我的问题,有这么难吗?你快急死我了,妹夫看我这样,就说:夫妻之事,我总是做不好,芳芳不满意可她又不告诉我该怎么做,她只说我把她弄疼了,然后就让我下床,不!准确的说我是每次被她踹下床的。

  第一次是这样,第二次还是如此,第三次我就觉得有压力,不是怕踹,而是在每次失败中我还是没找到要领,以前有人说这事不用学,自然而然到时就会,看来此言不实。

    交流中,我才知道小勇在芳芳真的需要的时候,怎么入位都不知道,总是把精液弄得满床。

  我问:你每次都怎么做呀?小勇回答我就闭着眼睛虎摸乱撞,看来这小子还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我就告诉他该如何做,还用图示法,告知准确的位置,这样就会避免许多尴尬。

  最起码不会每天晚上还要洗床单了。

  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经过一次实战,小勇说效果还不错,芳芳没有再喊疼,我也没有洗床单,芳芳说我有进步,只是她嫌我射精太快,她还没有高潮时,我就匆匆收场了。

  小勇把事情讲完后,我告述他不要过早的插入,就可以避免早射精,你要通过挑逗帮她达到性高潮,夫妻事,讲的是两个人得配合,不能自顾自,否则永远不会达到应有的质量。

    小勇很听话照办了,芳芳也有了快感,但还是觉得小勇方式单一,芳芳先问:小勇是怎么取得进步的?  小勇想都没想就说:是姐夫教我的,  那他没教你做爱招式?哦,对了两个大男人是没有方法演示的,这样吧,你把姐夫叫来,让他当场演示你看。

    小勇当时就觉得差异这怎么行?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这怎么不行?我们不过是演示而已,不玩真的小勇看拗不过芳芳,还是找到了我,我看芳芳是疯了,居然有这样的想法,太荒唐了!  你还是去吧,有什么话当面向她解释,要不,我还得挨骂。

  我们进了房间,芳芳早已做好了准备,脱掉了衣服只留三点还没暴露,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出轨吗?心里虽这样想,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床前,芳芳让小勇一旁站力观摩,芳芳一把就把我拽到了床上要我示范说:咱们不要什么36式,你只要展示出与我姐姐平时的基本招式就可以  怎么展示?  你就把我当成充气娃娃就可以了(俩性故事)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问题你不是充气娃娃有温度有质感  那不更好说着劈开双腿随我摆弄,说实在的,那一刻我真的被芳芳玉体迷惑了,她的体型要比老婆的强许多,我有点假戏真做的冲动,芳芳显然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一下就把乳罩揪了下来,牢牢的把我的头埋进了她硕大的乳房中间,身体不停的扭动,下肢开始与我的大腿缠绕,这哪里是演示简直是犯骚,我虽然闻到了她的体香,但由于芳芳搂的过紧,让我有点窒息,我挣扎着摆脱芳芳,因为小弟反映强烈,已经把我的三角内裤高高隆起,如果再不收手就麻烦了。

  还是你来吧!我把小勇拽了过来,迅速起身穿好衣服退出房屋,之后屋里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也不想知道,舒缓情绪尽量忘掉刚才发生的一切。

  嘴里还喃喃自语道芳芳也太疯狂了。

  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两天后,老婆晚间路过妹妹的房间,听到一席话把问题复杂化了,老婆回到房间后问我芳芳说小勇亲热时,就是做不到像你一样的力道,是怎么回事?我看这件事瞒不过去了,就把来龙去脉讲了,老婆大怒:我妹妹是个二百五,你也是二百五吗?居然还叫小勇一旁观摩,这小勇也真是个糊不上墙的窝囊废,能忍受自己老婆这么胡来。

  后来老婆又找到小勇核实情况,确定没有发生意外,就把妹妹臭骂了一顿。

  你要不要脸呀,还主动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

  还指着我说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麻烦,想想怎么收场吧!解决不好,我看,我们的日子也到头了  向辉说:这两天,家里火药味很浓,自己真的有点担心接下来会出什么乱子。

  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听完向辉的讲述,我首先指出向辉在与妻妹同一屋檐下也产生过非分之想,要不然不会妻妹一勾搭就上钩,向辉承认有过非分之想。

  而且过程可以看出妻妹对性的渴望异常强烈,当自己的男人无法满足自己快感的时候,就容易从周围的男人身上打主意,以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是一非危险的信号,虽然短时间内会有所收敛,但是如果你妹夫不能做到尽善尽美,那么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可以建议你的妹夫咨询大夫,寻求健康的性生活知识,最好是让妻妹和妹夫同步进行性知识再教育,免得节外生枝,作为你老婆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错误,如果要有,也就是因为你的行为,她对你的忠诚度多少产生了质疑。

    最后我说向辉,你要主动承担责任,并在老婆那里忏悔今后不会再犯,另外眼下最好还是考虑与妻妹分开住,免得同一屋檐下,亲密接触见景生情。

  这段经历对家里每一个人多少都会留下阴影,此时需要的是理性和耐心。

  口述:小姨子让我床技真人秀示范给她老公(2/2)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481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6350.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5082.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253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2762.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722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164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d.aspx?2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