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基隆 ptt,新手必看

嫂子怎么可以在这……而且还被这群男人给排队偷听……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指不定这群男人还真就冲进去把嫂子给……“走开走开……”我嚷嚷着推开门口这些居心不良的男人,并敲响了厕所门,“嫂子,你好了没有。

  ”“好了,嚷嚷什么?”嫂子拉开门,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我。

  但见我满脸愤怒,以及听到我刚才在外面叫他们走开,多少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于是又有些服软,说:“小俊,嫂子闹肚子了,看把你给急的,走,我们回座位去。

  ”见嫂子笑盈盈的,还拉着我的手,怒气消散了不少,可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后面的那几个中年男人的议论声:“原来是这小子的嫂子啊,艳福真不浅,不知他哥在不在,要是不在,嘿嘿……”听得我是又羞又怒,攥紧拳头就要掉头回去找他们算账。

  “小俊,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没听见,我们回去。

  ”嫂子紧紧拉着我,不想我惹事。

  我没说话,而是看了眼嫂子,嫂子她真能当做没听见吗?她能做到,可是我不能,躺会铺位,我辗转反侧,全身燥热难耐……“嫂,嫂子,你要喝水吗?”我探出头往上铺看去,只见嫂子一双美腿微微弯曲着,裙摆勉勉强强算是能挡住他那诱人的臀部,可要是站在过道,那肯定能看到嫂子裙摆下的风光,想到这,我又有些生气了,嫂子干嘛不把头朝过道这边?嫂子这样,是很想被男人看吗?就像刚才在厕所,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声音让门外的那些老汉都给听到了。

  幸好,卧铺是有帘子的,相当于一个小包间,而我们这个小包间目前又还没有住进其他乘客,只有我和嫂子。

  嫂子没有理我,难道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我的气?她还好意思生气?被我看就生气,被别人看就开心?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顿然,内心升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嫂子真是那样的女人,那指不定就会在列车上随便找个男的玩一夜情了,现在,社会上得那种性病的人可不少,要是嫂子染上了,那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我哥。

  如果嫂子非要那个,那就让我来满足好了,至少我没有性病,所以我必须得试探试探,嫂子到底是不是那种女人。

  借着给嫂子拿水,我起身下床:“嫂,嫂……”当我完全站起来时,我生怕惊扰了嫂子,因为眼下我面对的正是嫂子那侧躺着的完美身体……“嫂子……嫂子你睡着了吗?”我再次压低声音试探道。

  我压低声音唤了几声,嫂子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

  “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我心中不断嘀咕着,心脏砰砰直跳。

  但仍旧还是不放心,于是我爬上了嫂子的铺位,坐在床边,小声说了句:“嫂子,下面空调对着我吹,太冷了,我,我在你边上睡一觉可以吗?”嫂子还是没有搭理我,看样子真的是睡着了,那既然睡着了,我,我近距离感受一下嫂子应该……应该没事吧?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中,让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更多的则是兴奋,盯着嫂子,我咽了口水,调整好姿势,斜着一点点往嫂子边上侧躺了下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整个人变得极为激动,甚至是都能感觉到心口处传来的‘砰砰’的声音。

  躺好之后,我的手就一点点向嫂子那大馍馍靠近,很快就接触到了嫂子那单薄的衣物,接着,把心一横,鼓足勇气稍微加大了力度,结结实实地,我的手掌覆盖在了嫂子的酥胸上,“这就是嫂子的胸。

  ”我暗自感叹,只是一接,就能感觉到嫂子的胸弹性惊人,甚至我更能想象到嫂子的胸一定还很滑很软……自从看到嫂子的第一眼,我做梦都想摸一把她的胸,这个时候终于实现了,看到嫂子没有反应,我松了一口气,胆子也变得更大了起来,手朝着嫂子的领口伸了进去。

  “哇……嫂子的皮肤果然好滑啊!”顿时,嫂子的嫩滑和柔软充满我整个手掌,下意识我的手掌就跟着打起了太极。

  其实我挺怕的,这动作毕竟有点大,生怕把嫂子弄醒,还好,嫂子在家等我的这几天睡得并不是太好,这一觉睡得可香了。

  不断的触摸着,我觉得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小腹下那也再度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到了这个地步,仅仅只是摸胸已经满足不了我此时的渴望了,我想到了嫂子裙摆下的美好,要是……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地抽出摸嫂子胸的那只手,缓缓移动到下面,抓住裙摆,小心翼翼地就把嫂子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哇……嫂子的这儿真好看。

  ”我微微扬起身子,向下看去。

  车厢里的灯光有些微弱,嫂子又穿了丝袜,那饱满外覆盖着一层朦胧,里面粉色小裤裤若隐若现,弄得我的心是痒得不得了,身体也起了反应。

  “嫂子,对,对不起了……”说着,我的手就摸在了嫂子的美腿上,并沿着嫂子的大腿缓缓上移,朝着那处进发……虽然手还没碰到嫂子的那,可感受到指尖的温热,我依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大着胆子,再也按捺不住,继续向上探索,尤其是一想到,那里即将触手可及,我变得更加激动了。

  “嗯……”嫂子突然发出了声音,吓得我心头一紧,赶紧想要把手收回来。

  但糟糕的是,嫂子往里侧了一下身子,我的手瞬间就滑到了嫂子的大腿内侧,更要命的是,嫂子一双腿夹得很紧。

  “嫂子,嫂子她竟然有了反应,她在,在装睡……”本来我真的是惶恐急了,但很快,我又反应了过来,嫂子不拒绝,也不拆穿,那不摆明了是默许我这么做了吗?嫂子,原来,你,你真是那样的女人,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手掌被夹着,但手指还能活动,我索性假装没有注意到嫂子的反应,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嫂子的大腿。

  随着我手指的运动,嫂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于是,我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就继续这样轻轻在嫂子两腿之间抚摸着。

  “小俊……”嫂子轻轻喊了一声。

  “嫂,嫂子,怎么了?”我又是心头一沉,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嫂子也有点冷,把被子盖上吧!”嫂子提议道。

  她哪里是怕冷,只是担心突然有人拉开帘子,见嫂子这般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激动的都快不行了,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一点也不愿意抽出来,而是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抖开被子,把我和嫂子都给盖住了。

  “小俊,嫂子这两天在老家睡不习惯,有点累,我就先睡了。

  ”嫂子始终不敢睁开眼,多半是怕尴尬,可是她脸上的桃红色却已经充分说明,她根本不可能睡得着。

  “嗯,嫂子,我也想睡了。

  ”我偷乐着回应道。

  却是,我的那只手运动的更加快速起来,而嫂子全身的神经也崩紧了起来,好像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下半身,仿佛要把我的手给夹断似的。

  “小俊,你谈,谈女朋友了吗?”嫂子收缩着身子问我,应该是想转移一下话题,不让自己尴尬。

  “没有。

  ”我只能实话实说,嫂子只要不开口拒绝,我是不可能会停下来的,嫂子一边跟我闲聊,我一边这样在她大腿之间抚摸,更是给我增添了不少的刺激。

  “要不,等到了那边,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嫂子问我,同时我还清晰地听到了嫂子咽口水的声音。

  “好啊,那就太,太谢谢嫂子了。

  ”我说,心里却在想,有嫂子你就够了。

  “都是一……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啊!嗯……哼……”就在嫂子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往上拖了一下,食指终于顶到了嫂子最中心的那个位置,嫂子也骤然颤抖了一下,并忍不住了发出了诱人的哼叫声。

  “咕噜……”我猛吞一口口水,明显嫂子听得很清楚。

  “小,小俊……”嫂子欲言又止,场面十分尴尬。

  “怎,怎么了嫂子,你,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明知故问,但心里越发的害怕起来,可不知怎地,越是害怕又越是兴奋了起来,暂时停了一下,我屏住呼吸,等待嫂子的回应。

  “没,没事,嫂子就是想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嫂子的呼吸明显比之前要急促多了。

  “我……我喜欢嫂子这样的。

  ”说话的同时,我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用力一转,掌心对准了嫂子的那里,然后整个手掌往上一提,一下子,结结实实地拖住了嫂子中间那一片诱人的位置……“呜……”嫂子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

  “嫂子,你还好吧?”拖住嫂子那里,我又停了下来,毕竟还不知道嫂子的底线到底处于哪个阶段,万不能操之过急。

  “小俊,你怎么那么坏。

  ”嫂子只是轻声细语责备,而且这种责备还夹杂着娇羞的语气,我稍微仰起头,看了一眼嫂子的表情,嫂子紧咬住下唇,尽管一副极力克制的表情,但实际上她是在享受的。

  “嫂子,我哪里坏了。

  ”我故意挑逗道。

  “嫂子哪里好了?让你这么喜欢。

  ”见嫂子仍旧在装糊涂,我简直要乐疯了,也基本可以确认,嫂子其实是那种渴望很强烈的女人,要是我不满足嫂子的话,那指不定会便宜了列车上的哪个野男人。

  “嫂子哪里都好。

  ”我一语双关。

  “没想到你这孩子嘴巴这么甜。

  ”说着,嫂子不自觉地向我这边贴近了一些,瞬间就顶到了我的那个,突然我的身体就像过了电流一般,麻酥酥的。

  嫂子竟然这么主动?要知道,每次回老家,在那些亲戚面前,嫂子给人的印象可都是端庄得体的,原来全是装的啊!如此一分析,我算是彻底有了后顾之忧,于是,满脑子就只剩下如何进一步触碰这个美貌而又风骚的嫂子了,这时,除了嫂子惊人的夹力,我还感受到了嫂子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并且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嫂子的那里竟然流出了那个……这才到哪儿啊,而且嫂子还穿了丝袜和小裤裤的,等于是隔着两层布啊!可还是让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湿润,那嫂子的渴求可得多旺盛啊!这要是再刺激嫂子一下,那岂不是会湿得更透彻?没有任何迟疑,我的中指就在嫂子那微微润滑中心地带勾动了起来,嫂子不再吭声,默许着我一下一下,轻叩着她的门扉……“小俊,你……你别这样,我,我是你嫂子。

  ”嫂子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允许我给她更大的刺激。

  我知道,嫂子此刻的内心极度矛盾,一边是我们的特殊关系,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渴望,两种情感在脑海中冲撞着,肯定会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说实话,我何尝不纠结,我的内心也在挣扎啊,毕竟她是我嫂子啊!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嫂子?快,快停下来吧,刘俊!奈何,越是这么想,就越是难以自控,手指硬是不听自己的使唤,嫂子也根本抓不住我的手,我的手指仍在不停地向那柔滑的布料发起着攻击,并且指甲已经勾住了丝袜……“小俊,不要,不可以的……”嫂子加大力度制止,可还是晚了一步,我的手指已经抠破了那湿漉漉的丝袜,并用力一拉扯,只听见“撕啦”一声,嫂子的丝袜瞬间裂开了……“嫂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道歉,可手却还是没办法停止。

  于此同时,我的手指已经勾住了嫂子的小裤裤,这可是嫂子的最后一道防线了,只要轻轻用力往边上一拨,嫂子的那里就完全漏出来了……可嫂子的极力制止让我有些后怕,不太敢继续做下去。

  但刚停下来,我就变得万般烦躁起来,尤其是此刻嫂子几乎已经蜷缩在了我的怀中,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呼吸有些急促,湿热的气体混合着她那身上特有的香气,一下一下的传递到我的身上。

  更要命的是,嫂子的身子此刻仍在微微颤抖着,这明显是预示着她自己其实也很想要,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都要喷涌。

  作为一个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强烈的生理冲动彻底击溃了我内心深处仅剩的那一点理智!去他大爷的,管她是谁,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嫂子,我难受。

  ”我在嫂子耳边亲生说道,手再次运动了起来,但没敢就这么贸然把嫂子的小裤裤推开,而是隔着小裤裤继续刺激着嫂子,这下少了一层丝袜的阻隔,手感就又不一样了,那种丝滑和温热更加美妙了。

  “小俊,嫂子也难受,但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嫂子加大力度,想要把我的手推开。

  但她的力气哪里有我大,根本推不开分毫,这种毫无力量的拒绝,在我看来更像是欲拒还迎,使我更加兴奋起来。

  正好此时火车刚好通过一个隧道,虽然车内有灯,但看起来还是一下子变暗了很多,可能是心理作用,借着昏暗的掩护,被渴求冲昏头脑的我一不做二不休,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嫂子的双腿之间,拿开她那只捣乱的手。

  于是,原先那只手整个手掌再次活动起来。

  随着我手指力度的加大,每活动一下,嫂子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在我的挑弄下,嫂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两条腿也绷紧,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间夹紧。

  “嗯,嗯嗯……轻点……”嫂子梦呓似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简直快乐坏了,手上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

  “嗯嗯……”压抑的娇喘声音从嫂子紧闭的嘴唇中发出,进一步增加了我的冲动。

  突然,嫂子的双腿死命一夹,同时整个人剧烈的抖动着,身体都要抻直了,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指甲掐进了肉里。

  嫂子抖动了一会之后,长舒一口气,一张脸红得要渗出血来。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知道嫂子这是已经泄了,我竟然把嫂子给弄泄,这种羞耻的成就感冲刺着我的脑海!嫂子,你舒服玩了,现在该轮到我了!不带任何犹豫,我用中指熟练的勾起嫂子的底裤,挑到一旁,此时嫂子的裙下最隐秘的地方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同时,我用另一只手放出了我裆里的大物,对准嫂子的那处……“不行,小俊,只有这个不行……”嫂子一双手向后,死死地推住我,并扭着头,向我投来了恳求的眼神。

  “嫂子,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忍,忍不住了……”我用力推开了嫂子那双嫩滑的小手,拼命往前冲去。

  可嫂子身子一扭,歪了,我的大物就从嫂子边缘擦过,那丝滑别提有多舒服了,尝到甜头,我怎么可能就此作罢,用手扶着,再次发动进攻……可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火车突然停了下来,到一个站了,过道上开始嘈杂起来。

  因为害怕有人经过时突然拉帘子,我不敢再强行对嫂子,只能暂且消停下来。

  “小俊,你这孩子,快,快穿上裤子回自己铺位去,这是个大站,会有很多人上车。

  ”嫂子也算是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充满着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嫂子。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这种冲动是正常的,嫂子不会怪你的,快回去睡觉,一觉醒来,我们差不多也就到站了。

  ”嫂子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嗯,嫂子。

  ”我也只好闷声爬回到自己的铺位。

  果然,没一会儿,我们这个小包厢内就住满了乘客,我也再没机会跟嫂子亲昵了,躺在铺位上,辗转反侧,许久,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睡去。

  大概到了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推了推我。

  “小俊,醒醒吧,收拾一下行李,咱们马上到站了。

  ”嫂子的声音传来。

  收拾完行李没一会儿,车子就到站了,出了站台,我哥刘天东来接的我们,虽然我是被家里领养来的,但我哥一直拿我当亲弟弟对待,甚至比对亲弟弟还要好,所以我小的时候连哥都不叫,直接叫他“老天”。

  但后来长大懂事了,我就改口叫他“天哥”了,除了我觉得叫“天哥”特别霸气,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得知了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这多多少少让我觉得跟天哥之间有些生疏了,特别是近些年天哥外出打工,更让我觉得兄弟之间有了一道不小的鸿沟。

  天哥倒是没什么变化,还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一见面,天哥就对我嘘寒问暖,这让我顿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于是什么也没说,之后,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为交通方便,房租便宜,成为了很多来这边打工的人,首选租房子的好地方。

  因为来这边租房子的人很多,所以,这边的人来自于五湖四海,说着各种口音。

  “这里就是我们家了。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房子前面,房子是砖瓦房,显得有些破旧,属于那种随时会被拆除的房子。

  打开门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了里面。

  房间里面有些昏暗,甚至有些潮湿,光线不是很好。

  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不大的双人床,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以及一个淘宝上面买来的简易的衣橱。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子的环境,可谓是非常的艰苦了。

  “小俊,嫂子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嫂子说着,带着我来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跟嫂子的房间是紧挨着的,中间就隔着一堵墙。

  打开门之后,里面几乎也只有一张不大的床和一张桌子。

  “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给你收拾一下房间,过几天再给你找份工作。

  ”嫂子说着,便来到了床边,跪在床上面,开始给我收拾床铺。

  可很不巧,嫂子撅着的丰臀正好朝着我,让我不经意就看到了那曼妙的风光。

  尤其是嫂子丝袜在车上已经被我撕破了,这回连丝袜都没穿。

  

“阿伟,过来!小姨教你玩个游戏好不好?”小姨李雨涵竟当着我的面,拨开文胸,露出白皙。

  她长得很漂亮,身高一米七,桃花眼,胸很大,白皙如雪,屁股特别翘。

  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半身瘫痪,我爸因为赚钱给我治病犯了事儿,被判了无期,不久后,我妈就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小姨跟我妈是最好的闺蜜,没有血缘关系,但情同姐妹,见我可怜,就收养了我。

  小姨是属于那种很高冷,难以接近的女人,对我也特别严厉。

  可今天对我说话态度怎么变了呢?这么温柔???“小姨,玩什么游戏呢?”“你跟我进房间就知道了。

  ”小姨媚笑道。

  我坐着轮椅,尾随她进了房间,只见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个粉色的盒子,可精致了。

  我凑上去一看,还以为小姨要送我礼物呢。

  “这里面装的啥呀?”我好奇的探过头。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完,她让我坐在了床边,将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好多东西。

  有黑色丝带,黑色的球,直径大概四厘米的样子,黑球上还系着两根绳子。

  我当时也不懂,问小姨,这些都是啥啊?小姨默不吭声,俏脸微微泛红。

  她依次将东西拿出来,摆放在床上,然后走到我的跟前,“游戏开始,你先上床,跪着。

  ”“啥,做游戏还带这样的啊?”我有点不解。

  “那这个游戏你还玩不玩,不玩的话到时候我就罚你写作业了啊。

  ”小姨板着脸。

  我一听写作业,脑子炸裂,那时我心思也不在学习上。

  让我在游戏跟写作业之间做个抉择,我想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游戏。

  于是我听从小姨的话,跪在了床上,她还挺满意呢,夸了我一句。

  我问她接下来要干嘛?她就让我把眼睛给闭上。

  我寻思着闭就闭吧,反正只是游戏,更何况小姨还是如此漂亮的一个美人呢。

  小姨见我闭眼,一脸坏笑,将黑色带子系在我的脖子上,然后让我张开嘴巴,将黑色的球塞在了我的嘴巴里。

  我有点难受想吐出来,但小姨将后面的带子系的非常死,我根本就没办法。

  我睁开了眼。

  突然小姨拿起了黑色皮鞭,抽了我一下。

  “谁让你睁眼的啊?”我有点怕了,眼眶泛红。

  “小姨,我们这玩的啥游戏啊?”“哭什么哭,再这样小姨下手就更重了啊。

  ”小姨一声吼,吓得我屁都不敢放一个。

  就这样,我伺候着小姨,玩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游戏。

  说也奇怪,也不知是我游戏表现好,还是什么原因,小姨随后一段时间在家里对我格外温柔。

  因为我腿脚不便,曾在特殊学校读了一个学期,我不想读,就一直辍学在家。

  也不知是不是姨夫出差时间太久了,小姨竟然开始对我有了那种想法……随着逐渐发育,我也逐渐懂得之前小姨要我陪他玩的游戏,不仅仅是那么简单。

  这天清晨,客厅。

  “阿伟,你喝过奶吗?”小姨正在给宝宝哺乳,原本哭闹的小妹妹突然安静下来。

  她的胸前,赫然映入我的眼帘,香味阵阵,让我不禁咕噜了一嗓子。

  “啊?”我愣神,火辣到底脸庞,“没,没喝过……”小姨俏脸竟微微泛起红润,她接下来的话,让我震惊!“那你想尝尝不?”瞬间我脑子炸裂开来,半天都没缓过神。

  小姨竟然问我想不想喝人奶,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这些天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那么高冷、严肃的一个女人,突然之间在我面前,变得如此?难道是姨夫常年不回家,一个人寂寞了吗?可就算寂寞,她也不能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啊!我可是一个残废啊!半身瘫痪,那里更是从未崛起过啊!我心底挣扎着,可小姨实在是太美了,是个男人都会想。

  见我默不吭声,她媚笑,伸出手捏了下我的脸。

  “跟你开玩笑呢,瞧你紧张兮兮的。

  ”开玩笑?这可不得啊!可面对如此美艳的女人,我竟忍不住道:“其实我蛮想尝尝的,以前听一个老中医说,喝奶对我的大腿有帮助呢。

  ”小姨俏脸一红,“还有这事儿?”我灵机一动,赶紧解释:“有啊,小姨,小时候我爸带我去看病,见过一老中医,就说喝奶对我大腿康复会有好处。

  ”“这样啊……”小姨对我话竟深信不疑。

  我从小姨脸色察觉到,她有点动心,甚至有些激动呢。

  客厅很安静,小姨还抱着宝宝在喂奶,发出一阵阵滋滋吃奶声。

  我撑着拐杖,坐在小姨对面沙发,小姨并不忌讳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吃奶。

  宝宝吃了几口就睡了,小姨握了握另一边,眉头紧皱,看样子似乎是涨奶了。

  (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她顺手拿起旁边的吸奶器套在胸口上,手握着手柄按了几下,白色的汁液不断流到瓶子里,不一会儿奶瓶都要装满了。

  可能是抱着宝宝,力道没用好,小姨竟忍不住发出了几声,俏脸涨红,忍不住瞥了我几眼,我假装没听见。

  眼看奶水满了,小姨正打算将吸奶器拿下来,可哪里知道,吸奶器竟然被卡主了,鼓捣了半天,都拿不下来。

  “这东西怎么吸的这么紧啊?”小姨额头冒着汗,吸奶器卡的特别的严实,用力取也不行。

  “怎么了?小姨。

  ”我见她一脸狼狈,赶紧询问。

  小姨焦急的看了看我,忽然她主动朝着我走来,靠近我的时候,一股奶香味迎面扑来。

  “阿伟,你替嫂子抱下云翳……”说完,弯下腰将宝宝递送到我的怀里。

  我内心激动不已,目光停留在她白嫩的上围。

  可让小姨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把宝宝递送到我的怀里,正要拔出吸奶器的时候,竟然啵的一声,吸奶器直接滑落袭来。

  小姨一声娇呼,赶紧接去,可哪知吸奶器里面剩余的奶水竟飙到我的嘴边。

  我浑身一怔,趁着小姨没留神,竟主动伸出舌头,味儿竟然有点甜……小姨俏脸涨红的跟苹果似的,赶紧忙着跑到隔壁的浴室里,拿着毛巾过来,替我擦拭了一下脸颊。

  然后从我怀里接过宝宝,让我坐轮椅回自己的房间。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浑身热的厉害,一想起奶味儿,仿佛就跟吃了药一样,浑身特别难受。

  一想起那一幕,宛若一股电流一样,刺透全身。

  就在这一瞬间,奇迹发生了!我竟感觉到自己下面来了一股强烈的反应。

  这在以前可从未发生过。

  因为半身瘫痪,所以龙根处从未有过反应,但就在那一刻,它竟然开始昂起了头。

  而大腿竟也开始能动了!刚开始我不相信,但我用手掐了一下,微微的刺疼感。

  天哪!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缓了缓情绪,瘫痪几年的时间,感觉跟做梦一样。

  我尝试着从床上起来,然后慢慢站到地上,直到我真的站立起来,我才确信!这不是梦!我正打算要将这个惊喜的消息告诉小姨,但突然隔壁竟然隐约传来一阵性感曼妙的声音。

  此时此刻,我心底竟滋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床上,我悄悄的走下,然后慢步走到小姨房间门口。

  门没有关严实,露出一个小缝隙,我猫着身子,蹲在门口的角落里,眯着眼,往里面一瞄。

  眼前的一幕,把我彻底震惊,只看见小姨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穿着一身单薄的真丝睡衣,白皙的大长腿蜷缩在一起。

  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玩具。

  发出阵阵震动的声音。

  伴随而来的是,嫂子皱着眉头,发出那一阵阵性感的嗓音。

  微弱的月光洒在床头,白皙的皮肤更显娇嫩,瞬间我就来了很强烈的感觉。

  咕噜,吞了一大口口水,从小到大从来都没见过这么香艳的画面,之前因为双腿瘫痪,从未离开过轮椅,更别提窥探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3721.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3453.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3574.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2506.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7178.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174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137.html

https://www.custom-braclets.com/twe.aspx?7596.html